热门关键词:

东南亚成网约车新战场,吸引全球投资者目光

发布于2018-01-10 03:59:02
发布于2018-01-10 03:59:02,资讯东南亚成网约车新战场,吸引全球投资者目光,最新消息报道,手机发烧友娱乐新闻

印尼雅加达——不久前的一个早上,为亚洲一家飞速发展的创业公司工作的纳斯伦(Nasrun)骑着摩托车,接送了四个上学的孩子和一名办公室职员,给人送了从药店带的药,一些配了沙嗲酱的饺子,几份文件和一份日本料理,这份日本料理送到一位在印尼证券交易所(Indonesia Stock Exchange)工作的女人那里。

而对他的同事伊拉万(Irawan)来说,一天的工作从午夜开始。他把一个人送回了家,然后又送了一份肯德基的订单。凌晨4点左右,他接了一个在夜店喝得烂醉的人,伊拉万只好一只手驾驶,另一只手抓住这个女人,以免她从摩托车的后座上跌落。

他们都在为Go-Jek工作。这个估值30亿美元的印尼创业公司把网约车业务发挥至极,引起优步(Uber)等竞争对手的关注,也引起了美国投资者和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注意。

该公司的主打应用可以让你约到一位能载你一程的小汽车或摩托车司机,当然——他们也能帮你带外卖、采购百货,或是替你给城市另一头的人送礼物。

通过Go-Jek的另一款应用——Go-Life,你可以请人帮你剪头发、做按摩、打扫卫生间,或是给汽车换机油。用Go-Jek电子钱包里存的钱,你可以支付电子账单、购买手机流量,还可以预定电影票——全都可以在应用中实现。

在2015年推出主应用的Go-Jek目前只进入了印尼市场。面对来自优步和Grab的竞争,Go-Jek依靠的是反反复复使用它们服务的人。Grab是一家新加坡网约车公司,业务遍及东南亚七个国家。

“我们非常佩服优步这个科技公司,”Go-Jek公司33岁的创始人兼总裁纳迪姆·马卡里姆(Nadiem Makarim)说。“但我们就是比他们更会创新。我们的发展速度快得多。”

Kemal Juf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2015年推出主打应用的Go-Jek目前只进入了印尼市场。

有着6亿人口的东南亚,每个月新增的互联网用户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多,成了吸引科技投资的磁石——也是优步最艰难的战场之一。在计划公开募股之前的优步正面临着在全球止损的压力。

在最近一次融资后,Grab的估值达到了60亿美元,该公司近期表示它已完成第10亿次出行订单。与之相比,优步在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只达到了这个数字的一半。

“这是一个飞速增长的市场,”优步的亚洲首席商务官布鲁克斯·恩特威斯尔(Brooks Entwistle)说道,周五,优步宣布同意与一家新加坡出租车公司组建合资企业,以加强在该地区的竞争力。“肯定是存在种种挑战的。”

中国最大的一些科技公司也觊觎着该地区的机遇,这也成为了挑战的一部分。

Go-Jek得到了电子游戏和社交媒体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的投资。今年,Grab也获得了在中国超过优步的大型网约车企业滴滴出行和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共20亿美元的联合投资。

在交通行业之外,占据中国网购市场主导地位的阿里巴巴集团控股一个叫做拉扎达(Lazada)的地区性电商公司,并投资了印尼网站Tokopedia。腾讯是Sea的大股东,这个新加坡公司运营着电子游戏平台、购物网站和电子支付服务。

Kemal Juf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网约车应用出现前,在印尼雅加达拥堵的街道上早已有“ojek”(摩的)来来往往。

Kemal Juf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Go-Jek公司的创始人兼总裁纳迪姆·马卡里姆将这个创业公司做成了估值30亿美元的企业。

Kemal Juf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印尼雅加达Go-Jek办公室里的员工。

要学习电商发展,“我们都向中国看齐”,Sea公司的总裁尼克·纳什(Nick Nash)说。“剧本已经很清楚了。”

雅加达能吸引如此多来帮助人们出行,或是直接帮助人们避免出行的公司,绝非偶然。

这个人口世界排第四的国家,首都有1000万居民,但没有地铁系统。交通从早到晚都令人痛苦,以至于很多居民都不再说早高峰晚高峰。

“东南亚几乎没有公共交通,人口密集城市多,汽车持有率低,”Grab总裁马明(Ming Maa,音)表示。“这使共享出行在东南亚比在印度,或者甚至可以说比在中国,都是更有吸引力的产品。”

在网约车应用出现之前,在印尼雅加达拥堵的街道上有“ojek”(摩的)来来往往。但要想得到一个实惠的价钱需要讲价。安全也是一个问题,尤其是对妇女来说。

Go-Jek可是“帮了大忙”,雅加达的杂志编辑赫拉·迪亚尼(Hera Diani)说。在她怀孕行动不便时,她用Go-Life来订餐、预定足部护理。

“交通拥堵越来越严重了,”她说。

Grab和Go-Jek都在大力扩展交通以外的业务。这些公司希望自己应用内的电子钱包能在线下购买咖啡、炒饭等东西时,像中国的城市那样,取代现金,成为印尼人的主要支付方式。

人们是否会因为使用网约车出行应用,就会继续用它来进行支付,还无从证实。在中国占据主导的移动支付服务——支付宝和微信钱包——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是因为人们可以使用支付宝方便地在网上付款、使用微信钱包轻松地向朋友转账。

“交通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市场——我认为,比电商市场还大,”Grab公司的马明说。“我们认为这能为一个前景大好的支付公司打下良好基础。”

Kemal Juf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Grab公司和Go-Jek公司的发展引发了监管部门和司机的许多摩擦,优步在较富裕国家中也曾有类似经历。

Kemal Juf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雅加达近期的一次抗议集会中,数百名司机要求政府规定摩托车载客价格的下限。

Grab和Go-Jek的飞速增长引发了监管部门和司机的许多摩擦,优步在较富裕国家中也曾有过类似经历。但网约车出行在东南亚扩张得如此迅速的原因之一在于,早在这个名词被提出之前,这个地区就有了零工经济。在印尼等国家,许多人都一直做着如此辛苦的、无人管制的工作。

几个雅加达的Grab和Go-Jek的司机说,他们会在工厂或仓库的工作之后或之前出来开车;还有人说他们只会在他们的夜班结束后、孩子上学前见到孩子;也有人说他们一周七天都在开车。

他们的收入也不稳定。为了保住市场份额,网约车公司多次在印度尼西亚降低价格。近期在雅加达举行的一场抗议中,数百名司机要求政府规定一个摩托车载人的最低价格。

马卡里姆说,他支持最低价格,但如果没有在劳工标准方面的“灵活性”,Go-Jek就无法雇佣现在这么多的员工——90万注册的汽车和摩托车司机。

“事实是,正规经济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多的人,”他说。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