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学生网上发言,学校该不该管?

发布于2018-01-12 01:59:03
发布于2018-01-12 01:59:03,资讯学生网上发言,学校该不该管?,最新消息报道,手机发烧友娱乐新闻

旧金山——过去许多年里,学校校长的职责就是确保学生们不在走廊里打闹,或是在洗手间里吸烟。出了校舍大门,警报便宣告解除。

如今,学生会在社交媒体上发牢骚、冷嘲热讽,有时还会高声呼救,而教育工作者则拥有更多对学生实行24小时监控的便利条件。有些学校正利用科技助自己一臂之力。若干企业提供相关服务,可以过滤并搜集学生发在学校网络上的信息;少数几家公司目前还推出了自动化的工具,便于筛查校外发在网络上的带有危险迹象的帖子。对于校方而言,这就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他们是否应该因孩子们在网上的发泄而加以管教?他们又是否可以合法地这样做?

新近发生的一宗案件让问题变得更为紧迫。佛罗里达州一名12岁的女孩,不堪忍受同学在线上和线下的无情欺辱,最终自杀身亡。

当局声称,领头欺负她的是年龄分别为12岁和14岁的两个女孩。两人已于本月遭到拘捕,其中一人被捕前就她的死亡在Facebook上发了条评论。

孩子们有可能因为在Facebook、Twitter 和 Tumblr上发表的言论而在学校陷入危险境地,有时还可能会触犯法律。教育工作者发现,有必要在学生言论自由的权利与这样的风险之间进行权衡。法院也已开始介入相关争议。

例如,今年9月,内华达州一家上诉法院站在了勒令一名高二学生休学的校方一边。这名学生在Myspace上发布信息,扬言要枪杀同学。2011年,印第安纳州一家法院裁定校方的做法违宪。该校几名学生在Facebook上发布了参加睡衣派时与状如阴茎的虹彩棒棒糖的合影,学校以此为由对其进行了惩罚。

“这是各个学区都关心的问题,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个大难题,”美国学校管理人员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chool Administrators)的总干事丹尼尔·A·多梅内奇(Daniel A. Domenech)说。该协会代表公立学校的学监。

他表示,对学生网络言论的监控,有时既繁琐又复杂。“某件事是学生有权去做的吗?还是说这样做违反了学区的规章制度?”

Graham Hugh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里斯·弗里德里希创立了Geo公司,为学校管理者筛查学生公开发布的帖子。

对教育工作者的采访表明,他们对学生进行校外监控时采取的大多是老办法,依赖学生主动报告问题,或者在社交网站上关注学生。在社交网络上追踪学生是有风险的:去年,密苏里州的一名校长被指利用虚假的Facebook帐号窥探学生的信息,随后辞去了职务。“她监控的是我们的孩子,”相关新闻去年曝光后,用户名为朱迪·雷福德(Judy Rayford)的Twitter用户写道。她还表示,对方并未从孩子或父母那里得到“授权”。

不过,技术手段正在流行。

今年8月,南加州郊区格伦代尔的官员雇用科技公司Geo监听(Geo Listening)来筛查学区内的孩子发在社交网络上的帖子。该公司称,服务的主旨并非窥探隐私,而是在学区发生青少年自杀事件之后,帮助保护当地的孩子。

这种努力在Twitter上遭到了学生的取笑。有人宣称,格伦代尔联合学区(Glendale Unified School District,简称GUSD)的官员“甚至根本不懂我大多数时候在Twitter上发的内容,他们应该雇个高中俚语分析师#shoutout2GUSD”。(GUSD好样的——译注)

一名被控性骚扰的教师遭到拘捕后,有Twitter用户表示,“我们应该改成监控GUSD。”该教师提出无罪抗辩。

Geo公司同样位于南加州,总部在赫莫萨比奇。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弗里德里希(Chris Frydrych)不愿解释公司的技术是如何运行的,仅仅表示,它是“少量的科技成分加上大量的人力资本”。他说,Geo搜索的是可供公开查阅的帖子里出现的关键词和观点。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把发在Facebook上的帖子设为仅对“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可见,那就无法被Geo读到。

但Facebook本月的宣布意味着,青少年将可以公开分享自己的状态和图片。因此,Geo及类似的服务公司将有可能接触到更多来自社交网络的信息。

为了监控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格伦代尔已经向Geo公司支付了4.05万美元(约合24.7万元人民币)的酬劳。弗里德里希拒绝透露公司还为其他哪些学校服务,不过据他预计,截至年底,与公司签约的学校将达到3000所。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保护孩子不受其他孩子或者自己的伤害,变成了对言论自由的禁锢?

马萨诸塞州菲利普斯学院(Phillips Academy)的校长小约翰·G·帕尔弗里(John G. Palfrey Jr.)说,他赞同采取中间立场。比方说,如果他的学生在Twitter上“关注”了他,那他也会关注他们。不过,他保持着对某些自动化工具的警惕之心,因为这些工具试图实施他口中的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式的监控。

那条微妙的分界线似乎同样令法院感到困惑。

在上文提到的内华达州的案件中,一个16岁的男孩在Myspace上吹嘘,自己家中存有枪支,并扬言要在某个特定的日期杀死同学。他还提到了2007年发生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Virginia Tech)的那场大屠杀。当时,一个问题学生枪杀了32名校友。

最终,这名男孩在当地监狱里服刑31天,并被停学90天。他随即对学区提起诉讼,声称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受到了侵犯。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The Ninth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驳回了他的请求。法院称,他的威胁“很骇人”,而且极为具体,给学校带来了“构成严重干扰的真实风险”。法院裁定,管理者因为他在校外发布的言论而对他进行惩罚的做法是公正的。

“将来会产生越来越多的法律问题,”学区代表律师格雷琴·希普利(Gretchen Shipley)说。“监控能力提高得太快了。”

印第安那州的案件则提供了一个对照。2009年夏天,丘鲁武斯科高中(Churubusco High School)两名即将升入10年级的学生,发布了被法院形容为“粗俗”的一些自己的照片。校方发现后,勒令两个女孩在整个学年里暂停课外活动。女孩们提起诉讼,声称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受到了侵犯。校方则辩称,在学生手册里明令禁止可能给学校“抹黑”或者令学校“蒙羞”的行为 。

法院认为,学校的禁令太过宽泛。法院裁定,虽然这两个学生的照片很“幼稚”,但并未在学校造成“严重干扰”,即便相关言论表现出的只有“粗俗的幽默”,也属受保护的言论。“其所传达的信息没有承载崇高的社会或者政治意义,但这些都不是必需的,”法院表示。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