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又一场科技泡沫逼近硅谷?

发布于2018-01-13 04:59:03
发布于2018-01-13 04:59:03,资讯又一场科技泡沫逼近硅谷?,最新消息报道,手机发烧友娱乐新闻

旧金山——这话在这里像异端邪说。但我们还是要问:

又一场科技泡沫出现了吗?

在东边,华尔街的投资者开始担心起来,感觉好像1999年的事情正在重新上演。赔钱的科技公司正在上市,发行价高得离谱。Snapchat的创始人收到了数十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并且还拒绝了它们。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泡沫及其破裂的一个明显标志,眼看就要重返4000点大关,上次它升到4000点之后发生了什么,你也知道。

现在和当年不一样了吗?硅谷倒是有很多人坚定地表示不一样。但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小心谨慎一些也不无道理。

自从2008年那些黑暗的日子以来,纳指累计涨幅超过了150%,是老派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industrials)的两倍。大量资金涌入社交媒体类股票。截至上周五,上市不过数周的Twitter累计涨幅已接近60%。

再一次,一些人使用新的“指标”来证明其高不可攀的估值是合理的。Twitter正在亏损。市盈率?它的P/E里根本就没有E。但Twitter的股票交易规模是其年销售额的20多倍。这就已经够好了。

不仅如此。科技公司如今已成为热门的收购对象。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全球科技行业的并购水平已经反弹到了“互联网泡沫后的新高”。今年第三季度,全球并购交易涉及金额约7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26亿元)。

再有就是Kozmo.com,互联网泡沫破灭的代表性公司,它又卷土重来了。上一次,这家公司的快递员几乎可以在任何时候配送任何东西——不管是光盘、银河巧克力棒,还是随便什么。它在倒闭之前,烧钱烧掉了2.8亿美元。

“还记得我们吗?”Kozmo.com网站上的一个横幅上写着,“我们很快将重新开始。”

很多科技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都说,这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从他们的表现中,你可以看到泡沫和硅谷的一些特点。任何泡沫,直到破裂之前,你都很难知道它将在何时破裂。而硅谷天生有一种乐观精神,觉得明天会更好,那里的人看事情也有一种“只浮不沉”的倾向。

“我不想说泡沫存在与否,”AngelList的联合创始人纳瓦尔·拉维坎特(Naval Ravikant)说,“但我经历过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不会轻易相信什么东西,目前,我没有看到那种规模或者程度的泡沫。”AngelList是一个帮助创业公司筹集资金的网站。

把这样的保证放到一边,看看令人头脑冷静的数字吧。八个月前,Snapchat的估值为7000万美元,如今达到了40亿,尽管它的营收为零。六个月前,Pinterest的估值为25亿美元,如今达38亿美元——它同样没有营收。上周有消息传出,Dropbox正在寻求的新一轮融资对该公司的估值达80亿美元,而一年前为40亿美元。

在硅谷,指出这样的事情会被视为缺乏礼貌。

J·威廉·格利(J. William Gurley)是大型风险投资公司基准资本(Benchmark Capital)的一名普通合伙人,曾嘲笑那些“因为尚无营收的公司估值非常高这件事写了一些愚蠢文章”的人。

当媒体把Groupon的股价急挫和90年代末的泡沫破裂联系起来时,风险资本家们继续进击。

CrunchFund的合伙人迈克尔·阿灵顿(Michael Arrington)在Twitter上写道,《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正在对他的公司发起仇杀,因为它用了这样一个标题——《Groupon投资者放弃了》。风险投资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也在Twitter上加入了战团。

“把什么都篡弄成负面的,”迪克森写道。“拿现在的估值和互联网泡沫时期做比较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

Groupon从早期投资者那里募集了9.5亿美元资金,其中4000万美元来自迪克森去年加入的那家风险投资公司。但公众股东损失惨重,在过去两年里,Groupon股价已经下挫了一半。

华尔街已经开始质疑,这一切究竟能持续多久。彭博(Bloomberg)最近对使用其金融数据终端的华尔街投资人、分析师和交易员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发现,多数人都认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板块的股价正处于或接近不可持续的水平。几乎一半的人都说,泡沫已经到来或即将到来。

这并不是说这些大型投资机构在抛售这些股票,它们其实很少卖出。周五,彭博终端上针对Twitter的17条股票分析建议中,有12条都是买入或持有。只有5条是卖出。针对Facebook的48条建议中,有40条买入,8条持有。没有一个卖出。

供职于华盛顿进步政策研究所(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迈克尔·曼德尔(Michael Mandel)曾预见了上世纪90年代的网络股热潮。他说,如果这次存在泡沫——可能的确有——它的破裂也不会像上次那么糟糕。这是因为,当时的创业公司都在其他创业公司的网站上打广告,从很多方面来看都像是拆东墙补西墙。所以,一旦一家公司倒闭,其他多米诺骨牌也会倒下。

“不会自行膨胀的泡沫不是大问题,我没有看到90年代那种泡沫自行膨胀的情况,”曼德尔说。“所以,如果事实证明社交媒体过热了,或者科技产业的任何方面出现过热,唯一会损失的只是已经投入的资金。”

然而,既然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目前都已经上市,广大的公众投资者就承担着风险。如果大型投资机构从股市上套现离场,或者做出更糟糕的事,开始抛售科技股,那么散户投资者就会陷入困境。

“实际上比较有可能出现的是赢家通吃的大结局,成功的只有一两个公司和投资人,”加利福尼亚索萨利托的TrimTabs投资研究公司首席执行官戴维·桑奇(David Santschi)说。“到头来,许多公司都会人间蒸发。”

人们的大量资金也会和这些公司一起蒸发。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