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乔布斯之后,苹果还是原来的苹果

发布于2018-01-10 16:59:02
发布于2018-01-10 16:59:02,资讯乔布斯之后,苹果还是原来的苹果,最新消息报道,手机发烧友娱乐新闻

史蒂芬·P·乔布斯(Steven P. Jobs)领导苹果时,他要求公司的设计师和工程师恪守一个核心理念:全心全意专注于研发伟大的产品。

即使在新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Timothy D. Cook)的领导下,这个理念也一直引领着苹果,乔纳森·艾夫(Jonathan Ive)说。艾夫是苹果的设计主管,平时很少公开发表言论。最近,为了一篇关于库克领导下的苹果的文章,艾夫接受了采访。他说,苹果公司的设计流程一如既往,仍然充满活力且行之有效。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实录。

问: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公司的创新文化是怎样的?和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答:创新在苹果向来是一个团队游戏。它一直是由若干个小团队共同实现的。工业设计团队规模很小,我们大多数人已经合作15到20年了。

创意团队通常规模较小且目标明确——这在苹果公司相当典型。这些团队的特点之一是好奇和钻研。有些个性和特质完全没变。

通常,说到我自己的工作,制造并不仅仅是一个在最后才附加上去的必不可少步骤。制造产品的过程中,要求同样是很高的,也需要做出同样多的定义。我的工作既有设计又有制造,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这种理念是史蒂夫留下的部分遗产,这种对设计、研发、制造的理解,深深植根于苹果的文化中。外形、材料和流程三者完全联系在一起,美妙地相互交织。除非我们了解某种材料,无论它是金属、树脂,还是塑料,例如了解它从矿石转化而来的过程,我们永远无法研发并界定出合适的外形。

史蒂夫建立了一套价值观,他确立了重点和基调,它们完全延续了下来。这些观念是他与极少的一些人共同建立的,我超级幸运地成了当中的一分子。而蒂姆也一直是那个团队中的一员,在过去的15到20年间都是。

我记得很清楚,当我们还在制造塑料手提电脑的时候,史蒂夫、蒂姆和我坐在一起,谈到我们想要设计一款超薄、轻便的手提电脑。从工程角度来说,那可是真的充满了一连串的挑战︰要如何使用钛这种新材料进行设计呢?也就是说,我们的设计要从头再来、寻找新合作伙伴,并雇佣一个全新的团队。

在我们的工作里,我负责最具有挑战性和创意的部分已有15到20年。我特别喜欢谈论一些未来的东西,一些我们以前没有用过的材料,现在我在这方面的工作已经数年了。蒂姆完全参与了进来,把我们推进新领域、让我们使用新材料。

随时间流逝,你会形成一个流程,我们作为一个团队会形成一个流程——它充满活力,状况良好,并会持续成长、演变。

问︰你最近履新,开始领导软件界面设计了,这有否改变公司的设计流程?

答︰用户界面是软件的一部分,我目前担任一些领导工作,并提供方向性指导。一如我此前的工作,我以同样的方式与用户界面的团队合作。在工作环境上,我们一直都很亲密。核心的创意团队人数很少,彼此之间关系非常紧密——当然也曾经有过变动,只是那些变动可能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大。

我最直接地从史蒂夫身上学到的一个价值观,就是要把握重心,抓住焦点。我们的焦点在哪里?就是产品。我真希望自己能再把这个道理表达得好一些,就是你要真的全神贯注于你的产品之上,这不是老生常谈。当你来到工作室时只抱着一个目的,就是要尽力设计出最好的产品,除此之外没有一丝杂念,你会惊讶地发现,很多其他事物都微不足道。官衔、在组织架构里的位置,这些都不是我们看待同事的标准。

问︰与库克一起工作是什么感觉?可以给我们说些例子或轶事,讲讲他如何展示领导才能吗?

答︰我们平均每星期见三次面,有时候会去他工作的地方,有时候会在这个设计工作室。我们都看到同样的东西。在客观所见与我们的理解之间,会有些不同。这就是对设计师的定义︰努力阐释是哪些因素促成了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

与蒂姆合作近20年了,其中一件事一直让我非常敬佩,那就是他愿意默默去尝试理解自己对某些事物的感受。他乐于花时间做到这一点。我想这可以证明他明白这很重要。

问︰当投资者与粉丝们都嚷着要苹果推出新产品时,是不是很难保持耐性?

答︰我们所有人都很难做到保持耐性,对史蒂夫来说很难,对蒂姆来说也是如此。在任何时候,当你正在埋首于一项设计时,往往都很难只专注于产品之上。但我们与一些竞争对手的一个不同之处,就是我们只专注于产品,开发好的产品。

老实说,我不觉得有任何东西发生了改变。我们在研发iPhone时,人们的感受和如今一样。很多人当时对iPhone嗤之以鼻,很多人当时对iPod嗤之以鼻。对iPad的批评之声可能更大,人们觉得那就是放大了的iPod。

我的专注领域极为有限。除了产品的设计和研发,我谈论任何话题都没有底气。回顾过去的20年,我会感到自己一直在做一件极为艰难的事,当你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回顾过去的好处是,我们真的只会谈论那些做成了的事。你会觉得自己所做的都十分艰巨。在进行项目时,你会很有决心,一直努力地向前。在面对新挑战时,你已经习惯了应对那些难以克服的障碍。有时,你要做出决定——到了某个节点,你会不得不说: “我们已经竭尽所能了,达到物理定律的极限了,而我们无法改变定律。”

如果你天天都要面对难题,精力都被产品、问题以及挑战所耗尽了,那么很容易就会感到不耐烦。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