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第六感”被证实?磁感应第六感强有通灵的能力预感很准怎么

导读: 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第六感很准,第六感是什么呢?当你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你会预判到这件事即将会发生什么。你的第六感告诉你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第六感真的存在吗?让我们来看一下科学家的说法。 人类有磁感应能力吗?一直以来,生物学家知道很多其他动物

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第六感很准,第六感是什么呢?当你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你会预判到这件事即将会发生什么。你的第六感告诉你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第六感真的存在吗?让我们来看一下科学家的说法。

人类有磁感应能力吗?一直以来,生物学家知道很多其他动物有磁感应能力。蜜蜂、乌龟和鸟类等生物都借助磁感应定位自己、长途飞行或游动。


科学家们试图调查人类是否属于对磁性敏感的生物。几十年来,关于人类是否有磁感应能力一直存在着相互矛盾的争论。

地球被一个磁场所包围,磁场是由行星的液体内核运动产生的。这就是磁罗盘指向北方的原因。

在地球表面,这个磁场相当弱,大约是冰箱磁铁的100倍。

在过去50年左右的时间里,科学家们已经证明,在细菌、原生生物和动物王国的几乎所有分支中,都有数百种生物体有能力探测到这种地磁场,并对其做出反应。

在某些动物中,如蜜蜂,它们对磁场的反应与对光、气味或触摸的反应一样强烈。

生物学家已经在脊椎动物身上发现了强烈的反应,包括鱼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许多鸟类,以及各种各样的哺乳动物,包括鲸鱼、啮齿动物、蝙蝠、奶牛和狗——最后一种动物可以通过训练来寻找隐藏的条形磁铁。

在所有这些情况下,这些动物都是利用地磁场作为其导航和定位能力的组成部分,同时也利用视觉、嗅觉和听觉等其他线索。

怀疑论者对这些反应的早期报道不屑一顾,主要是因为似乎没有一种生物物理机制可以将地球微弱的地磁场转化为强大的神经信号。

这一观点因发现活细胞有能力制造铁磁性矿物磁铁矿的纳米晶体而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磁铁矿的生物晶体首先出现在一组软体动物的牙齿中,后来出现在细菌中,然后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其他生物体中,从原生生物到昆虫、鱼类和哺乳动物,包括人脑组织中。

人类或还遗留有磁感应能力?

近日,一个日本东京大学与美国加利福尼亚理工大学的联合研究团队发现,人类确实具有磁感应能力,但是日常经验表明,它可能是非常微弱的,或者是位于潜意识深处的。

因此,这个研究小组——包括一名地球物理生物学家、一名认知神经学家和一名神经工程师——采取了另一种方法。

他们发现了第一个具体的神经科学证据证明人类确实有地磁感应能力。

在这个新研究中,研究团队让34名参与者坐在测试室内,同时用脑电图(EEG)直接记录他们大脑中的电活动。

他们改进的法拉第笼包括一组三轴线圈,研究人员让电流通过它的电线,来创建高均匀度的可控磁场。

法拉第笼是一个由金属或者良导体形成的笼子,其外壳对它的内部起到“保护”作用,使它的内部不受外部电场的影响,由于金属的静电等势性,可以有效的屏蔽外电场的干扰。

由于位于北半球中纬度地区,这个实验室的环境磁场从水平方向向下倾斜60度左右。

在正常的生活中,当一个人转动他的头部时——比如,上下点头或者从左到右转动头部——地磁场的方向(在空间中保持不变)将相对于他的头骨发生改变。

这对受试者的大脑来说并不奇怪,因为是大脑首先引导肌肉以适当的方式移动头部。

在这次的实验室内,研究团队可以相对于大脑无声地移动磁场,但同时大脑没有发出任何移动头部的信号。

这与你的头部被动地被别人转动、或者你是一辆旋转的汽车里的乘客时的情况类似。

然而,在这些情况下,你的身体仍然会同时记录下前庭在空间中位置的信号和磁场的变化——相比之下,这次实验中的唯一刺激只是磁场的变化。

当研究人员改变房间里的磁场时,实验的参与者没有任何明显的感觉。

另一方面,脑电图数据显示,特定的磁场旋转可以触发强烈的、可重复的大脑反应。

现有研究中已知的一种脑电图模式称为alpha-ERD(事件相关去同步化),通常出现在一个人突然发现并处理一种感官刺激时。

大脑被磁场方向的意外变化所“打扰”,这触发了alpha波的减弱。

研究人员在简单的磁旋转反应中看到了这种alpha-ERD模式,这是人类有着磁感应能力的有力证据。

实验的参与者的大脑只有在磁场垂直方向向下60度左右(水平旋转时)才会做出反应。

它们对磁场的非自然方向没有反应——比如当磁场指向上方时。

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反应是对自然刺激的调节,反映了自然选择形成的一种生物学机制。

其他研究人员表示,动物的大脑会过滤磁性信号,只对那些与环境相关的信号做出反应。

对任何离自然值太远的磁信号“无动于衷”是有意义的,因为它很可能来自磁异常——例如,闪电袭击,或地底的磁石沉积。

一份关于鸟类的早期报告显示,如果地球磁场的强度与过去的不同程度超过25%,知更鸟就会停止使用地球磁场。

这种倾向可能是先前的研究人员难以识别这种磁场感的原因——如果他们提高磁场的强度以利于受试者更好地感应它,他们可能反而会让受试者的大脑忽略它。

此外,研究人员称,一系列实验表明,受体机制——人体的生物磁力仪——不是电磁感应,可以区分南北。

这排除了生物具有“量子罗盘”(不会受到数据篡改和信号干扰影响的全球定位技术)的假说,或是生物磁感应蛋白隐花色素的可能性,这些说法在目前的动物磁感应能力研究文献中很流行。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的结果仅与基于生物磁铁矿假说的功能磁感受器细胞一致。

实验的参与者都没有意识到磁场的变化和他们的大脑反应。

他们觉得整个实验过程中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们只是在黑暗的寂静中独自坐了一个小时。

然而,在他们的大脑深处却显示出了很大的差异。

一些大脑几乎没有反应,而另一些大脑的alpha波在磁场移动后缩小到正常大小的一半。

这些隐藏的反应对人类行为能力意味着什么还有待观察。

大脑的弱反应和强反应是否反映了某种导航能力的个体差异?那些大脑反应较弱的人能从某种训练中受益吗?那些大脑反应强烈的人能被训练到真正感受到磁场吗?

人类对地球磁场的反应似乎令人惊讶。但是,考虑到我们的动物祖先有磁感应的证据,如果人类已经完全失去了这个系统的最后一部分,那就更令人惊讶了。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发现证据表明,人类有还在工作的磁性传感器向大脑发送信号——这是人类潜意识中一种前所未知的感知能力。

我们的地磁感应能力遗传的全部范围还有待发现。

不过,团队中的东大成员真溪步副教授表示,这次研究确认了人类拥有未曾被发现的磁感应能力,然而想要有意识地利用这种感觉还非常困难,今后将针对这一方面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磁感应是“第六感”吗?

自该实验被报道后,“人类第六感真实存在”、“揭秘人类第六感”等耸人听闻的标题层出不穷,且不说人类是否能够利用这种磁感应能力还有待研究,磁感应能力也未必真的就是人们平时所说的“第六感”。

据科技日报报道,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王征研究员认为,从严格意义上讲,这次加州实验采取的是阳性对照实验,从本质上来说,得到的是相关性实验结果,并非直接测量人类磁场感应信号,只是间接测量到磁场变化与人脑信号变化的关系。

他表示:“我个人希望未来能找到这种磁感应蛋白/分子,因为人脑磁感研究一定要到更微观或直接的层面上去寻找证据,仅靠此次实验中的宏观方法间接推测人脑磁感存在,仍是隔靴搔痒”。

仇子龙研究员则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的研究成果中, 从未报告过人脑中发现此类蛋白/分子。”

“而我们通常所说的第六感,是认知、决策和信息处理层面的能力,这与磁感能力完全不同。从脑科学角度和心理学角度,十分容易区分。”王征解释道,“但也不排除一些场合作出的决策,也需与磁感能力有关联性。”

所谓的第六感,人们通常认为是人类除了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味觉外的第六感,是一种预知推断的心理感觉。

西方心理学家认为,意识是通过五种感官:听觉、视觉、味觉、嗅觉和触觉来接收外在的刺激,然后整理分析,而潜意识会接受到更多由意识层面所遗漏的东西,它们不是透过语言或逻辑推理而得。这些讯息经年累月的储存在脑里,是我们不曾察觉的。当它们浮现到意识层面、成为一种可辨认的感觉时,就是我们所说的"直觉"、"第六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