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台湾云端大会直击】将来银行CIO兼CTO周旺暾深入剖析企业IT新架构,敏捷、容器、微服务和混合云一次讲清楚

发布于2019-05-16 06:50:49

导读: 将来银行筹备处资讯长兼技术长周旺暾,在2019台湾云端大会担任Keynote。“没有一种完美的架构,只能随着时代不断衍进。”这是将来银行筹备处资讯长兼技术长周旺暾
导读: 将来银行筹备处资讯长兼技术长周旺暾,以多年的IT架构经历,剖析未来架构的样貌,并建议企业IT可以如何因应。

将来银行筹备处资讯长兼技术长周旺暾,在2019台湾云端大会担任Keynote。

“没有一种完美的架构,只能随着时代不断衍进。”这是将来银行筹备处资讯长兼技术长周旺暾在台湾云端大会担任Keynote的开场白。他在今天(5/15)举办的2019台湾云端大会(Cloud & Edge Summit)以多年的IT架构经历,进一步剖析企业该如何面临未来种种IT上的挑战。

拥有25年的网络经验的周旺暾,是蕃薯藤(yam)成立公司后的第3号员工,也曾在微软有将近13年的丰富资历,主要负责微软云端与资安等产品线的事业发展,2017年接任91APP人资长,后又协助91APP拓张海外市场,担任资深副总经理,今年4月甫接下将来银行筹备处的IT重责,要以网络思维重新打造一家银行。

周旺暾建议,企业架构(Enterprise Architecture)要有5大层面,一是资安,资安得综观全局,所以得最先被设计出来;二是基础建设;三是Data Services,不只数据库的功能,他建议,与对外服务串接的资料也要放在Data Services这层,因为API的背后就是资料的进出。四是应用与商业逻辑;五是UI/ UX(使用者界面/使用者体验)。

典范转移:三大经典案例Salesforce、AWS、iPhone

“革命性的创新,会让我们重启观念。”周旺暾举出3个经典案例,包括全球最大客户关系管理(CRM)服务供应商Salesforce,在2004年上市股票,确立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软件即服务)是可行的商业模式。这让大家意识到原来软件可以不用安装在自家,只要订阅就可以使用,这个概念让我们对云端有不同看法,他说。

再来是2006年正式发表的AWS,机房、设备都用租的就能使用,使用者只要刷信用卡,就可在几分钟内打开一个服务器,开始提供服务,当不需要租用而关掉时,信用卡便停止收费。周旺暾表示,这个是公有云的核心观念,然而,没有观念的支持,技术是不会跟上脚步的。

2007年推出的iPhone,则是重新定义客户与IT的关系。周旺暾认为,iPhone真正重要的价值是走入消费者的生活,让手机成为企业与消费者直接沟通的方法,也让IT面临了巨大挑战,得要跨装置,还要有不同的使用者体验,还得维持一致的消费者沟通。

这3个经典案例,可谓典范转移(Paradigm shift)。周旺暾提到,企业传统的作法是买套装软件或是自行开发软件,装在自有的机房,使用公司提供的电脑,如PC或Mac。世界被改造后,企业可以租服务、运算、套装软件、机房,并出现千奇百怪的装置。企业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复杂,但架构层次仍然没有太大改变,只是要解决的问题变多,他说。

未来是Multi-Cloud时代

“云端这件事,从来就不是谁统一天下,未来一定是Multi-Cloud的时代。”周旺暾强调。他也提到,有些公司会自己买机房,用各式各样的云,但这样做下去管理会变得相当复杂。能不能集中管理,用自动化程式码取代SOP,这些挑战才正要开始。

周旺暾更比较了虚拟化(Virtualization)与私有云的差别。虚拟化是单一硬件之内,承载更多的应用,它把操作系统与硬件层隔离,当企业要移动操作系统到新的硬件时,只要转移VM影像档就能跑起来。而虚拟化创造的最大价值,是让维护的成本降得很低,而不是让程式跑得比较快,他说。

大型企业IT,要改用资料池管理取代硬件管理

私有云则是在虚拟化的概念上,进一步把硬件转换成资源池(Resource Pool),是一种I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的模式。他解释,硬件包含CPU、网络、存储,这3个东西都以资源池的方式统合管理,用管理工具动态调整资源分配。而只要是能挂入资源池的硬盘,可以是不同的License,甚至是不同的通讯协定,再用软件来分配什么程式要跑在什么地方。

周旺暾建议,大型企业的IT,一定要设法去做资源池的管理。他进一步举例,传统IT每个专案的硬件规格长得不一样,若某个专案因为流量或运算需求超过原来评估时,只好再加机器。但这么多专案,为何不能把闲置设备横向调用?传统IT做不到的原因是,他们在一开始设计时,就让专案自由发挥硬件、规格、架构,让横向调用变得不可行。

但,若是用资源池概念来做,先统合规划资源后再分配,横向调用就会在一个标准范围内直接拨用,不够的话再加新的硬件,这是把硬件资源以抽象方式调用的作法。周旺暾强调,这对大型机房非常重要,资源池确实可以解决企业长远问题。

容器的价值,IaaS、PaaS是并存关系

而这几年蔚为风潮的容器(Container)技术,周旺暾也提到,相较于虚拟化是把硬件与操作系统做隔离,容器是把操作系统与应用程序再做一层隔离。应用程序的封装不是一大包,而是只有程式那一小包,就可直接布署在一个以操作系统为平台的资源池上面。他也认为,现在与未来的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平台即服务),大概都会用容器做。

用容器的好处是,系统升级时,可以先升级好一群机器,把程式移过去后,剩下的机器再升级或是直接销毁,再把它延伸过来。容器的真正价值是一群机器,就像私有云一样,有横向支援的能力。周旺暾表示,这也是为什么Docker快要不行,Kubernetes却还活得好好的,因为Docker只负责一台机器的技术,而Kubernetes是负责多台机器的管理。一定要有一群机器,这件事才会有意义。

不过,周旺暾也提醒,PaaS仍有其限制,因为它的应用程序与操作系统被隔离,有些系统应用程序,是无法打到操作系统。所以,只有能被隔离的应用程序,才可能跑在PaaS上。且目前跑在PaaS的程式,都得自己写。

此外,在容器里很难做横向隔离,不像IaaS可以用虚拟网络,把系统隔离成两个独立的实体,因为虚拟网络可以让两边网络沟通全部虚拟化。但PaaS是在隔离的内圈里做事,若再切成两个逻辑上的实体,其实不太容易。周旺暾提到,如果机房在资安的考量,要隔离成很多不同的区域时,还是得先用IaaS做,之后再用PaaS或是其他应用。他认为,IaaS与PaaS是并存的,没有哪个技术要取代另一技术。

敏捷开发要做到持续交付,组织架构得做适当调整

谈到程式开发,周旺暾预言,“未来所有的公司,都将会是软件公司。”因为只有软件才能帮公司产生更大价值,他也预期,未来所有公司都会有内部开发人员,且数字会一直增加。

从瀑布式开发(Waterfall)到敏捷开发(Agile),他认为改变的是流程,敏捷其实不是变快,而是变得更灵活。敏捷开发的基本概念是迭代式开发,每一次都快速设计、开发、验证,每一块都快速往前推,最后把一件事完成。

周旺暾指出,软件、程式会升级,瀑布式开发的系统下次要升级时,得要再瀑布式开发一次。敏捷也是一样,但敏捷可以让开发人员少做一些不必要做的事。而且,瀑布式开发在承受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弱,整个流程做完才能回来看,或是每次要往前推行的难度高。而敏捷是不断往前滚,好处是改变容易,缺点是不知道何时会把百分之百的功能完成,因为敏捷在乎的是时程而不是功能,瀑布式开发则是在乎功能与需求,时程却不是那么要紧。

而敏捷本身就是一种以持续交付(Continuous Delivery)为目的的工作方法,周旺暾提到,现在的市场基本上几乎是放弃大版本更新,而采取小更新去交付市场的作法。

然而,要做到持续交付,最重要的是公司组织的配合,所有产品、服务都要有专属对应的人力,持续提供服务,直到产品生命周期结束为止。他认为,公司组织一定要配合,否则要做持续交付,是不可能的事,组织架构得做适当调整,软件开发才能有效起来。

思考微服务架构,首需满足3要件

最后,周旺暾提醒,企业在思考微服务(Micro-Services)架构的可能性时,要满足3个先决条件,一是建构资源池的概念,才不会造成过度资源的浪费,除了公有云本身就是资源池的架构,他建议可建立私有云,容器也要有点想法,不能只是虚拟化,若只有虚拟化,便没有机会做微服务。

二是得快速迭代,且要出现持续交付的组织架构。三是组织得依服务重新调整设计,不能用功能性的组织架构,得按照微服务的架构去组织,所有产品、服务都有专属对应的人力,持续提供服务,若做不到这件事,微服务就永远只会是个梦想。文⊙李静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