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陆奇遇见少年YC

2018-08-16 17:32

导读: 没有一丝征兆,在硅谷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昨日举行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当主持人宣布:“接下来让我们有请 YC 中国的首任 CEO……”,陆...

没有一丝征兆,在硅谷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昨日举行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当主持人宣布:“接下来让我们有请 YC 中国的首任 CEO……”,陆奇走了进来。

这场任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与陆奇的新身份一同宣布的,还有YC正式入华的消息。作为在美国市场外展开业务的首个国家,YC 将中国视为全球化的第一站,而陆奇作为YC中国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以及001号员工,将负责从0到1地搭建起 YC 中国训练营、孵化器、早期投资等创业扶持体系。

小米、拼多多、比特大陆……在历经多个版本的去向猜测后,陆奇的选择终于尘埃落定。有趣的是,翻看90天前的消息,陆奇的名字曾和 YC 有过微妙的联系。

5月19日,YC 在北京清华园宣布了它的第一个中国项目——“Startup School 北京”正式成立。这是 YC 在中国落地的首场活动。作为硅谷最大的科技创业孵化器,2005年成立的 YC 以孵化出Airbnb、Dropbox、Stripe、Reddit 等明星公司闻名。

5月,YC 合伙人兼中国区负责人Eric Migicovsky 出席“Startup School 北京”成立活动。图片来源:好奇心日报

尽管有“独角兽捕手”的光环笼罩,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YC 的光环也造成一种距离感。小村资本合伙人吴笛就曾在知乎上以“硅谷下午四点半的欢乐时光与上海海归年终舞会的混合体”来形容三个月前的那次活动。这让 YC 在中国的首秀,更像是一场圈子里的狂欢。

而在 YC 入华的前一天,另一件事吸引了创投科技圈几乎所有的目光。

5月18日,原百度总裁、首席运营官陆奇在任职486天后宣布离职,这也成为陆奇职业生涯中最短的一次任期——翻看陆奇的履历,1998年加入雅虎后,陆奇用10年时间从工程师成长为执行副总裁;2008年,陆奇加入微软,又在 8 年内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该职位也成为大陆华人在美国科技行业的最高职位。

在今天看来,三个月前接连发生的陆奇离职、YC 首秀,让陆奇此时加入 YC 的消息有了些冥冥之中的意味。事实上,陆奇与 YC 早有渊源。

早在1998年陆奇加入雅虎后,就与当时雅虎收购的网络商店应用程序 Viaweb 创始人 Paul Graham有过共事。2005年,Paul Graham 成立 YC,陆奇也作为雅虎代表,在 YC 哈佛大学的第一期暑期训练营中发表致辞,通过 Paul Graham 引荐,陆奇也结识了 Sam Altman,后者为 YC 现任总裁。


陆奇的选择

“陆奇是 YC 最想要争取的那部分人。”Strikingly(上线了)创始人陈海沙对钛媒体说。

2013年,以“10分钟自助建站”的创意,Strikingly 成为首个 YC 孵化的中国团队。在昨日的媒体沟通会上,陆奇也特别提到了Strikingly,称其为 YC 孵化企业在中国落地的典范。

在陈海沙看来,YC 具备两点特质,一种是“校友机制”,一种是“极客文化”。

成立15年以来,YC 已加速超过1900家初创公司,这些公司的总估值高达1千亿美元,为了让这些企业形成资源互利的生态,YC 一方面鼓励所孵化企业在业务上相互合作,一方面创立“导师制(mentor)”,从外部找来风投、巨头企业的负责人,以点对点的方式帮助创业公司尽快成长。

而在孵化企业的偏好中,YC有着浓郁的极客情节。诸如 Paul Graham、Sam Altman 等 YC 多位高管均为程序员出身,YC 旗下的技术资讯网站“Hacker News”也是硅谷工程师们的精神乐园。

在这样的氛围下,不论是落地活动,还是挑选 CEO,YC 都倾向于在校友内部寻求合适的人选。但由于 YC 孵化出的中国团队极少,仅有Strikingly、渡鸦科技(2017年被百度收购)以及香港Teamnote等不到10家公司。

为了找到一个既具号召力,又能代表工程师文化的 CEO,YC 向陆奇抛去了橄榄枝。

“美国人并不清楚陆奇在中国的情况,他们只知道一点,就是陆奇是工程师,是 Hacker,这一点对 YC 来说非常重要。”陈海沙告诉钛媒体。

Strikingly(上线了)创始人陈海沙

另一方面,陆奇在技术方面的背景,也符合了 YC 对孵化企业下一阶段的定位需求。

在硅谷知名投资人、Fusion Fund 创始合伙人张璐看来,YC 最早孵化的企业还是以商业模式创新为主(比如 Airbnb),但不论是硅谷还是中国,创业趋势已经逐渐转为新一批的技术应用创新,包括硬件、生物医药等领域,但 YC 在这些领域的投资经验与导师资源并不丰富。

“曾有医药领域的创业者告诉我,在他们进入 YC 后,分配到的导师却是从事 O2O 领域的,这就存在创业者与孵化器资源 mismatch(不匹配)的问题。”张璐对钛媒体说。

这也正是 YC 希望陆奇可以补足的板块。

在昨日的沟通会上,陆奇也明确表示,依靠他本人在美国科技圈的人脉以及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在创业赛道的选择上,陆奇会对人工智能、生命科学、未来城市、新农业等技术领域保持更多关注;在组建团队方面,陆奇也会利用他的人脉,组建一支了解中国创业生态,可以为孵化企业提供本地化帮助的团队。

“在美国有一个说法,叫:You get a job, not because what you know,but because who you know(你得到一份工作,不是因为你会干什么,而是因为你认识谁)。”陆奇谈到。

YC 的难题

成为 YC 中国的001号员工后,陆奇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陆奇向钛媒体展示了他的 PPT 页面,上面写着“投资、培训、科研、公益”。

“短期和中期以这四点为主,我们希望能为中国创业者在投资、加速方面带来很快能看到的效应。”陆奇对钛媒体说。

根据陆奇透露,YC 中国将计划募集一支人民币基金进行早期投资,但规模与周期尚未透露。

发展早期投资是 YC 在美国能成长为顶级孵化器的原因之一,在硅谷,要想成为 YC 校友群的一员,大多需要接受 YC 用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2万元)占7%的股权条件,这让 YC 在旗下包括 Airbnb、Dropbox 等创业公司成为估值百亿的独角兽后,也能坐拥膨胀数千倍的股权收益。

尽管陆奇并未公布 YC 中国基金的投资策略,但显然,想在中国用不到100万元换取创业项目7%的股权,几乎不可能。

“YC自身’小额支票’的做法,打不中优秀创业者。”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天使投资人许四请这样表示。在他看来,硅谷先天充斥着大量个体天使投资人,而YC创始人Paul Graham起家的投资秘诀,就是在硅谷这样分散的市场里把天使投资机构化,但这并不一定适合中国的投资环境。

另一方面,从资本到资源,中国创业者对投资机构的需求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YC 成立的年代,互联网领域尚未有巨头存在,初创企业的竞争都是在一条水平线上;但现在诸如生物医疗、硬件一类的创业公司,在创立时已经有行业巨头存在,初创企业不去和这些巨头对接,会很难发展。”Crossover Hub创始人、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对钛媒体说。

Crossover Hub创始人、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

Crossover Hub是与深交所上市企业中金环境合作设立的硅谷孵化器,旗下管理一支2500万美元的基金Centregold Capital,主投方向包括环境、生物医疗和硬件方向。

成立一年来,陈洁主导投资了十余个相关领域的硅谷项目,他发现在环境、医疗等专业领域的创业者,对企业资源的需求要明显大于单纯的财务投资,有的创业者在选择资方时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是否能帮忙对接 XX 集团的客户资源”,甚至有创业者为了客户资源,愿意主动在估值上降价。

“YC 在这个时间点来中国,确实有点晚了。”陈洁对钛媒体说。在他看来,YC的长处是国外的大公司资源与创投生态,这对中国企业出海会有极大帮助,但要想帮助创业团队在中国进行本土化落地,国内相关的投资团队、产业基金、孵化器早已遍地开花,YC 中国很难在短时间内形成壁垒。

因此在中国市场,陆奇需要花费更大的精力,深耕技术领域的产品与客户资源,更需要与国企、政府重新建立联系。这对于始终在雅虎、微软、百度等大公司庇护下的陆奇博士来说,将会是一个更加复杂的局面。

从0到1建造一个属于 YC 的中国生态,这是陆奇在职业生涯末段的最终赌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陆奇曾坦率表示:“我马上要57岁了,我要考虑的是,自己接下来的5年到10年,能成什么事情?”

在昨日陆奇与媒体的沟通会结束后,钛媒体见到了陆奇的夫人与女儿。几分钟前,陆奇在致辞的最后,特别感谢了他的太太和家人。

“我们有一半的时间在美国,他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陆太太告诉钛媒体。很显然,为了迁就陆奇的工作,他的家人也随其辗转中美两地,这也让陆奇“去 YC 退休”的传言不攻自破。

不远的地方,陆奇被媒体环绕在舞台中间合影留念,在陪同人员的催促下,陆奇走下台,和夫人女儿一起走出会场,他们即将搭乘今晚的飞机回到美国,在人群的簇拥中,这个瘦小的男人很快便消失不见,等待他的会是怎样的旅程,没人知道。(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苏建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