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T组合同工首次发声:遭遇不公平待遇 感觉就像二等公民_测试

发布于2019-07-22 13:50:40

导读: 几周前的一个下午,Treyarch举行了一场暑期实习生的迎新活动。这家公司为活动准备了披萨和啤酒,现场充满了喜庆气氛,但游戏测试员在来了之后不久就得离开。“我们

几周前的一个下午,Treyarch举行了一场暑期实习生的迎新活动。这家公司为活动准备了披萨和啤酒,现场充满了喜庆气氛,但游戏测试员在来了之后不久就得离开。

“我们被告知最多只能在派对待20分钟,什么也不能喝,因为还要工作。”一名测试员说,“这很糟,但老实说当他们举办任何派对时,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规则’。”

在Treyarch,许多合同工(尤其是测试员)感觉自己就像二等公民。

测试员的办公地方在二层,大部分其他开发者都在一楼。某些测试员透露,公司不允许他们与其他部门的开发者交谈,他们偶尔会偷偷摸摸这么做,因为害怕被解雇。如果开车上班,他们也不能与其他员工共用停车场,必须将车停在离办公室更远的另一个地方。午餐前他们会被告知,楼下的食物是为开发团队准备的……有时候如果其他开发者已经吃完饭,测试员才可以下楼吃些残羹剩饭。

当我向另一名在Treyarch非测试部门工作的开发者打听几周前那场派对时,对方告诉我:“公司会邀请他们来都让人感到惊讶。”

《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下文简称《黑色行动4》)在去年10月发售,短短3天就创造了超过5亿美元的收入。但《黑色行动4》也是一款在开发期间遭遇动荡的产品,整个专案经历过一次重大重启,团队在最后时刻才决定加入大逃杀模式。据一名开发者说,他们不得不面对“没完没了的超时加班”,QA团队受到的影响最大。

Treyarch的许多雇员并非正式员工,而是合同工,这意味着他们没有资格享受到《黑色行动4》发售后正式员工可能分到的奖金。

根据雇主点评网站Glassdoor的资料以及员工们的爆料,我们发现Treyarch向QA测试员支付的基本时薪大约为13美元。据几名测试员透露,过去一年他们每周都要工作约70个小时。所以在今年1月,当动视为新任首席财务官Dennis Durkin提供了1500万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奖励的讯息被曝光后,许多测试员都非常沮丧。他们甚至没有资格获得15美元时薪的奖励。

“很多人失望透露。”一名在那之后不久便离职的测试员说,“我们拿最少的工资,工作时间长得离谱,但那些人却得到了那么多的钱。公司不关心我们,这已经成了一种文化。”

为了探究Treyach的工作室文化,Kotaku与11名Treyach前员工和在职员工进行了对话。根据受访者们的描述,Treyach的合同工尤其是测试员总是低人一等,会被公司区别对待。在《黑色行动4》充满动荡的开发期间,测试员都在不公平的条件下工作。他们称之所以愿意接受采访,是希望公众的压力能够迫使工作室做出改变。

Kotaku也与动视取得了联络,动视不愿安排Treyarch的管理人员接受采访,或者对这篇报导的细节发表评论,但提供了如下书面宣告:

《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代表了Treyarch的数百名杰出人才、动视旗下工作室和发行团队,以及全球各地代理合作伙伴在三年里的辛勤工作、创造力和激情。它是许多开发计划的结晶,其中最好的部分构成了让粉丝们畅快游玩的游戏。

创作这款游戏的团队很多,非常多样化。无论是参与开发这款游戏的每名成员,还是公司其他专案的任何人,我们都希望尊重他们,赞赏他们所做出的贡献。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如果有任何案例表明我们没有达到这个标准,我们会立即采取补救措施。我们始终致力于为每个人提供既值得又有趣的开发环境。

Treyarch的每个人都为《黑色行动4》感到无比自豪。我们热爱制作游戏,总是希望打造职业生涯中的最佳作品。我们意识到,只有让团队里的每个人发挥不同特长和做出贡献,才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2018年初,《黑色行动4》的开发已经持续大约两年,Treyarch的员工们被叫进一间会议室,听到了一个坏讯息:游戏的战役模式(主打2对2多人机制)被取消了。

在工作室的一些老员工看来,这就像历史重演。Treyarch在制作上一款游戏《使命召唤:黑色行动3》时曾计划打造一个开放世界,但在研发中期决定放弃开放世界地图,转而设计更为传统的线性战役。由于专案方向发生变化,许多员工不得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超时工作,他们担心在《黑色行动4》研发期间也会遇到同样的情况。

Treyarch原本计划在《黑色行动4》中设计与“使命召唤”系列前几代作品完全不同的战役模式——你会与一名同伴搭档,与另一对玩家对抗(如果你想玩单人模式,那么其他玩家都是机器人)。双方都要选择一个派系,然后与对手围绕一系列不同目标展开竞争。例如某方可能试图摧毁一支车队,而另一方则要努力保护;某个派系的目标是保护一名记者,对手却会想方设法干掉他。如果你对所属派系的一些选择不满意,还可以在剧情的不同节点改换阵营。

通过连续几个月加班加点地工作,战役团队赶在2017年圣诞节前做完了一个2v2战役的演示版本,接着就去度假了。“我们花了很大力气才完成那个Demo。”该团队的一名成员回忆说,“我们参加了拉斯维加斯的假期派对,工作室的领导们走过来说,‘伙计们,你们做得很棒,每个人都非常兴奋。’”

然而在那次假期过后,团队成员的情绪开始发生变化。2018年初的几周里,Treyarch的领导层通知一些员工,工作室决定砍掉战役玩法,原因包括技术问题、时间问题,以及参与测试的玩家对战役体验的反馈不太好——他们觉得玩法太单调了。

就这样,Treyarch决定将为2v2战役开发的所有内容转变成一个传统的单人故事。“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把那部分内容打磨下,加入更多爆炸场景,人们也许就会觉得它很像经典的‘使命召唤’了。”一名Treyarch员工说。

但时间已经不多了。按照原定计划,《黑色行动4》将于11月4日发售,但由于Rockstar将备受期待的西部题材游戏《荒野大镖客:救赎2》的发售时间从2018年春季推迟到10月26日,为了避免被它抢尽风头,动视决定将《黑色行动4》的发售日期提前到10月12日。这意味着《黑色行动4》的开发周期又被缩短了一个月。

“大家都在琢磨,既要打造全新的战役模式,将另一个不成功模式的所有内容都放进去,同时又要讲一个故事,这该怎样做?”一位前Treyarch员工说。几周后,他们发现开发一个全新的战役模式不现实。“每个人都意识到这太荒谬了,根本不可能。”

Treyarch不得不再次改变计划,完全取消战役模式。这样一来《黑色行动4》就只剩下两个主要组成部分:传统的PvP多人模式和僵尸模式。对“使命召唤”系列的粉丝们来说,这两种显然不够,工作室领导层不得不想一些新花样。受《绝地求生》《堡垒之夜》的启发,他们决定在《黑色行动4》中加入大逃杀模式,也就是Black Out。

在设计Black Out模式时,Treyarch可以使用为战役模式制作的一些素材,但也需要从头开始开发很多内容。

“现在我们需要做一个新模式,但剩下的时间甚至比之前更少。直到游戏发售前9个月我们才开始为Blackout研发内容,完全是硬著头皮上,能做完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为了完成《黑色行动4》,在2018年的大部分时间里,Treyarch的员工不得不超时加班。据一名开发者估计,那段时间周一到周四他每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周五周六工作8小时,平均每周的工作时长达到了64小时。“如果情况变得糟糕,那么你也许在周五甚至周六都得工作12小时。”

受访者们分布在Treyarch的不同部门,时薪介于13到30美元之间。如果单天工作超过8小时,他们会拿到相当于基础时薪1.5倍的加班费;如果工作超过12小时,加班费还会提高到两倍。所以在《黑色行动4》研发后期,绝大多数员工都得到了更高收入。

“加班费被视为一种礼物……”一位前Treyarch开发者说,“我的心理可能有点扭曲,虽然公司要求我们加班,不过每次领薪水都能拿到更多钱。”

事实上,许多薪水较低的员工需要依靠加班费在洛杉矶生活。几名Treyarch前员工和在职员工告诉我,每当超时加班周期结束,他们就会遇到经济困难。“有些人还有额外的工作。在8小时的轮班工作结束后,他们还会去打另一份工。”

不过对开发团队的部分成员来说,就算拿到双倍加班费,也不足以弥补在2018年连续几个月超时工作对他们造成的伤害。一位受访者透露,他经常看到同事在办公室睡觉;另一位受访者说,“喝酒应对加班压力”已经成了工作室的一种文化。

“我有连续几周都没有周末。”一名前Treyarch开发者说。他这样描述超时加班造成的后果:“惊恐发作、精疲力尽、与社会脱节。你感觉受到侵犯,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失去了所有热情,也不记得究竟为什么要做游戏,就像一场噩梦。”

为了制作“使命召唤”系列,Treyarch早就已经预设了超时加班的文化,不过对《黑色行动4》开发团队的很多人来说,去年的加班现象尤其残酷。“他们跟我说加班会在游戏发售后结束。但这种说法后来两次发生了变化,第一次领导告诉我们超时加班周期会在冬季假期后结束,第二次又变成了入夏后结束……”他希望加入一家更注重工作与生活平衡的公司,所以离开了Treyarch。

在Treyarch,不同部门面临着不同程度的超时加班。在《黑色行动4》研发收尾阶段以及发售后的前几个月里,测试部门的加班现象最为严重。

“我为QA部门的同事们感到难过,他们遭受了重创。”一位前Treyarch员工说,“有时我们一周会推出两次更新,太荒谬了……由于《黑色行动4》是一款线上游戏,经常会遇到问题或者发现Bug。开发者们知道问题是什么,但他们根本来不及解决。”

从《黑色行动4》2018年10月发售到今年年初,Treyarch不断推出补丁。而在游戏新版本上线前,QA测试员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进行测试,希望找出所有Bug。

游戏行业往往并不善待测试员,这似乎是一个通行规则。他们被很多人认为处在开发的底层,工作内容没有技术含量。但Treyarch的测试员告诉我,就算以游戏行业的标准来看,他们的遭遇也太惨了。

2018年夏天,洛杉矶气温升高,Treyarch的员工们进入了一段高强度的超时加班周期。

Treyarch的QA部门采用白班和夜班轮替的制度,不过在超时加班期间,QA部门必须全天24小时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公司。白班员工上午10点到达公司,晚上10点离开,夜班则是从晚上10点到第二天上午10点。更糟的是据三名前Treyarch测试员透露,每当所有其他开发者离开公司,办公室就会关闭空调。虽然夜里的空气相对凉爽,但一排排的电脑和主机仍然会排放出巨大热量。

“我们还在办公室,装置也一直都在执行,所以室内的温度经常飙升到30几度。”一位测试员回忆说,“有同事打趣说就像在一家血汗工厂干活儿,但这真的很吓人,尤其是在最热的7月……”

“公司告诉我们空调坏掉了,但奇怪的是它白天都能正常工作,总是会在每天的同一个时间点关闭。”另一名测试员说,“无论我们多么迫切地请求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就是什么都没做。”

“某些同事就坐在办公室的座位上,汗流浃背地工作。”

据一名测试员透露,QA部门主管连续几次发邮件向公司高层反映这个问题,但直到两个月后,Treyarch才开始允许夜班员工使用空调。“即便如此,他们有时还是会忘记。”

Treyarch的办公楼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妮卡,距离动视公司总部很近。除了动画团队的几名成员之外,开发团队的绝大部分成员(包括艺术家、设计师和程序员)都在一楼办公,在主停车场停车,经常享受免费餐点,还会定期参加公司会议,了解专案和工作室的最新讯息。

测试员的工作环境就像另一个世界。他们都在二楼,10~12人挤在只能容纳六七人的隔间里,并且需要将车停在距离办公楼10分钟步程的另一个场地。不能在想吃东西时暂停工作,而是必须在固定的时间里用餐。虽然Treyarch在超时加班期间会为测试员提供饮食,但他们只有在非测试人员用餐1个小时后,才能吃公司提供的午餐。有些时候,测试员甚至被要求不要碰公司为非测试人员提供的食物。

如果向员工传送关于公司健康状况的调查问卷,测试员也不会收到。Treyarch也不会邀请他们参加全体员工会议。据几位受访者说,公司在要求测试员加班时往往不够透明,或者通知不及时,这令他们很难安排个人生活。“有时我们直到周五晚上才知道周末要不要加班,这种事经常发生。”

Treyarch将很多资讯对QA部门保密。当Kotaku在上个月报导Treyarch将主导开发2020年发售的“黑色行动”新作后,测试员们才知道了这件事。“我们对这讯息毫不知情,直到你们发了文章。几天后我们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证实了确实有这款新游戏……当我们想打听更多细节时,他们说,‘别操心了。’”

Treyarch之所以如此注重保密,一个主要原因也许是对QA部门缺乏信任。去年秋天,一名被解雇的测试员在网上披露了关于《黑色行动4》的大量细节,包括僵尸模式里的彩蛋等……那次泄密事件导致Treyarch的许多开发者对QA部门感到不满。但几位受访测试员称在泄密事件发生前,他们就有被孤立的感觉。

与许多其他游戏工作室一样,Treyarch内部有这样一种观点:QA测试员缺乏专业技能,很容易被替代。就连几名接受采访的公司非测试人员也这样认为。在《黑色行动》开发期间和发售后的几个月里,QA部门未能及时发现游戏中的所有Bug,有些时候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工作节奏太快。

“一个新版本上线了,然后大家都会逛Reddit。”一位Treyarch开发者说,“如果有玩家发帖指出游戏里存在的问题,我们就会反馈给QA部门,然后与QA主管们开会。‘你们怎么没发现这个问题?’QA会说,‘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在这种氛围下,测试员经常觉得遭到了虐待。“你能听到很多嘲讽QA的笑话。大家将游戏里的问题归咎于他们,指责对方没发现……谁都可以捉弄QA,他们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如果开发者和测试员有机会经常交流,双方的关系也许能得到改善,然而Treyarch不允许测试员与其他部门的开发者交谈,其他开发者也被要求不要与测试员说话。

“当我刚加入公司时,被明确告知如果遇到任何问题,不要与QA部门的成员互动,而是应该直接找QA主管。”一位Treyarch开发者说,“你可以认为这么做是为了提高效率,将关键资讯汇总给QA部门的主管,避免造成任何资讯缺漏、冗余或者沟通上的误会,但领导的措辞太直接了,言外之意就是你不应该与他们互动或交谈,这让我觉得很奇怪。”

几位受访测试员告诉我,他们只能通过Bug检测软件JIRA与其他部门的开发者交流,或者私底下交朋友,但他们不能被公司发现,否则就有可能被解雇。

“绝大多数时候QA与开发团队之间没有任何互动。”一位开发者说,“我认为在很多工作室,QA成员会分布在各个部门,融入某些团队。然而在Treyarch,他们就是一个被孤立的部门。”

这种孤独、压抑的氛围不但令测试员士气低落,还有可能导致游戏里出现更多问题。测试员觉得他们被排斥在外,无法与团队其他成员沟通,甚至并不是《黑色行动4》开发团队的一员……这样一来,他们在工作中的表现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另外由于工作环境糟糕,QA部门的人员流动性也很大。

“几乎每个月或每隔三个月,QA部门就有人离开,也会迎来一批新成员。员工流失率太高了,你可能觉得每时每刻都有人走有人来。我认为结果就是,很多人没有经过培训,你只能指望他们好好表现。”

Treyarch的测试员并不直接受雇于这间工作室或动视。与许多其他大型游戏工作室测试员的情况相仿,从严格意义上讲,他们是为一家叫Volt的外包公司工作。

今年早些时候,Treyarch的员工们收到了《黑色行动4》的专案奖金,但合同工们享受不到这些福利。为Volt工作的任何人(包括测试员、各部门的专案协调人员和助理等)都没有资格领取奖金。

“奖金发放后,我们看到几辆新的特斯拉汽车开到公司,心情糟透了。”一位Treyarch合同工说,“我们公司的停车场很平坦,所以你会看到捷豹、特斯拉等豪车。如果你看到又老又旧的汽车,那么它们的司机很可能就是合同工。”

在Treyarch,合同工和正式工佩戴不同颜色的证件,分别是橙色和蓝色。合同工会被告知他们并不为动视工作,雇主是Volt。“如果你是合同工,你可能会觉得自己跟工作室里的所有人都不太一样。大家不会明说,但差异确实存在。”

例如在今年早些时候进行的一场全员会议中,Treyarchhe的人力资源部门和管理层分享了针对员工的一次问卷调查结果,但问题是他们只将问卷发给了全职员工,合同工根本没资格参与。

“我们甚至不能参与其中,不能就公司对待我们的方式发表任何看法。”一名合同工说,“很多合同工都觉得没听倾听他们的声音。你也不能与一位资深艺术家或主管交谈,因为你只是个合同工,一旦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就有可能失业。没有人会公开这么说,但这就是你的感受。”

在这些合同工中,有一部分是入行不久的初级员工,也有拥有数年从业经验,却拿着近乎羞辱的低薪的人。我们查看了在Treyarch工作的一些合同工简历,发现他们虽然拥有几年经验,但时薪只有大约20美元,并没有比加利福尼亚州的最低时薪标准(12美元)高多少。有受访者称他们提出过加薪的要求,却被告知由于Volt的限制,这不可能。一位受访者告诉我,与他职位相当的动视正式员工每小时能多拿6~7美元。

另外,Treyarch的合同工每年都有规定天数的病假,但没有带薪假期——如果你要请假,就得放弃休假那几天的工资。公司每年会为合同工提供6天的假期工资,包括7月4日、感恩节,以及圣诞节或新年(只能选择其中一天)。

但在2018年12月,Treyarch的所有合同工都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解释了一项复杂的政策变化。该邮件指出,Volt的合同工为了拿到假期工资,“必须在特定假期前的13周里,正常工作时间达到至少510个小时”,并且“在假期周到来前,连续工作13个星期”。

许多合同工对这项新政策感到困惑,但简而言之,“正常工作时间”指的是不含加班在内的工作时间。换句话说,如果你某天生病或因故不得不离开公司,那就太不走运了。“就算最准时的测试员也有可能在某天缺勤或者迟到,而这意味着他拿不到假期工资了。“一位前Treyarch测试员告诉我,“自从政策发生变化以来,我没见过任何人拿到假期工资,就连那些在公司工作超过一年的测试员也没份儿。”

合同工也有福利,但跟动视的正式员工没法比。“我们的福利太糟了。”一位测试员说。据他回忆,他曾经签了一份医保,却在没有任何事先通知的情况下每个月被收取几百美元费用。而且就连这些微薄的福利也是暂时的。据几名受访开发者透露,Treyarch有时会向合同工做出“转正”的承诺,“就像在所有合同工眼前晃来晃去的胡萝卜”,然而在合同期满后,只有极少数合同工有机会与Treyarch签正式合同。

有受访者提到,他们认为公司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缺乏沟通。“很多人觉得没人会听他们说什么,对如何处理事情没有任何发言权。”一位Treyarch员工说,“不同部门之间没有凝聚力,感觉我们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却身处不同的世界。”

在《黑色行动4》发售后的几个月里,越来越多的玩家对游戏中的内购和战利品宝箱设定感到不满,而据几名受访开发者说,他们也能感受到玩家的痛苦。许多开发者对动视挖空心思刺激玩家氪金的做法感到沮丧,却又苦于无法改变现状,因为没有机会在创作方向上提出任何建议。

“那些做出管理决策、招聘经理、负责所有日常决策的部门负责人享受着更优厚的薪水、更好的福利和奖金。”一位Treyarch合同工说,“无论如何,我们仍然跟他们在一起工作,一起制作游戏,但我们却受到了不同的待遇。”

上个月,Treyarch通知员工(除QA部门)工作室将主导开发2020年发售的“黑色行动”新作。但有人担忧由于游戏的研发周期只有两年(近两部“黑色行动”游戏都花了Treyarch三年时间),Treyarch所面临的超时加班等问题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几名Treyarch员工指出,他们觉得“使命召唤”系列缺乏创新,动视也许应该参考育碧《刺客信条》的做法,多花一年时间来让这个品牌重新焕发活力。自2005年以来,动视每年都会发售一款《使命召唤》新作,似乎也没有稍微放慢脚步的意愿。

就在昨天,Treyarch工作室主管Dan Bunting和Mark Gordon向员工们传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如下:

Kotaku今天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了《黑色行动4》研发过程中的很多幕后问题。我们想要对团队做出的第一个同时也最重要的宣告是:作为这间工作室的管理者,我们非常重视在这里工作的每个人的健康和快乐。

我们对工作室的未来有一个愿景,包括显著改善员工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我们计划通过更好的专案规划,更有效率的游戏制作流程,以及最严格的的决策制定时间表来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打算继续努力提高透明度。

实现目标需要时间、努力工作和坚持,最重要的是开放式的沟通。如果你们认为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请随时积极地与主管沟通。任何人都不应该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不能公开谈话,或者唯一的选择就是将他们的担忧告诉公众。你们首先应当与部门经理进行坦率地对话,如果没有效果,请随时与我们联络。

游戏开发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艺术,需要多样化的人才和技能。我们需要培养一种尊重所有团队成员的工作室文化,这很重要。

以我们制作的游戏的名义,感谢所有为游戏做出贡献的团队成员。

此致,

Dan & Mark

这些问题很复杂,但部分受访者有一个更简单的愿望:他们希望Treyarch能够让合同工和测试员也感觉自己是工作室的一员,而不被视为下等阶层。

“提高工资会很不错。”当被问到希望Treyarch会做出怎样的改变时,一名测试员告诉我,“但我认为我们大部分人只是希望被平等对待。我们都为制作游戏付出了巨大努力,如果我们不爱‘黑色行动’或整个系列,就根本不会在这儿出现。所有人同样努力工作,为什么像对待下等人那样对待我们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