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Bot:毁减“键击行动主义”

12-02
12-02,资讯Bot:毁减“键击行动主义”最新消息报导,手机发烧友资讯

Clicktivism起于社群媒体的兴起,当社群媒体兼备了「社群」及「媒体」。近两年来,有两个词语被社群网路赋予了新的意义,一个是“老词”Bot(机器人),在各式各样的社群媒体Bot涌现前,这个词上一次大规模出现还是在CS游戏中,它指的是网路上化身为机器人的程式,而在这两年Bot从游戏中走到了社群应用上,从Twitter,Facebook等社群媒体到Slack,Telegram类的通讯软件,都出现了Bot的身影,只是作用不同,前者更多是“乔装成人”来发布动态,后者则更像是帮助人们提高效率的软体助手。

另一个则是被创造出的新词:“键击行动主义”(Clicktivism),2016年的美国大选已经不仅关乎政治了,它还对英语产生了影响,因为这次美国大选中政治和网际网路的关系太过密切,光是反应这些「网路政治活动」的各类词语就让牛津线上词典增加了300多个新词条,其中就有Clicktivism,它指的是使用网路作为影响公众对政治,宗教或其他社会问题看法的主要手段的行为或者习惯,包括在网站上发消息,网路请愿,或者群发邮件。这个词略带贬义,即是讽刺那些仿佛在家里动动手指投投票,公共政策就能天上来的不切实际「社会活动家」们,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Clicktivism的行列中,或许是因为这既方便,传播力度又大,同样还能给予「参政议政,感觉良好」的自我满足感。

Clicktivism起于社群媒体的兴起,当社群媒体兼备了「社群」及「媒体」两种属性后,政治就不可避免的介入其中了。政客和社会活动家开始利用社群媒体作为政治工具,它不仅传播范围广,成本低,且传播力度更大,比起投放在电视,报纸和网站上的政治广告,来自可信赖的社群关系中传播的新闻更具有实实在在的影响力。同时,不怀好意者也马上参与到这股政治潮流中,除了传播假新闻外,它们还造出了「假人」也就是机器人。

Twitter上真假Bot难辨已经成为这个平台的一个顽疾。不同于各类兴趣爱好或者网际网路meme式的Bot,政治Bot通常不会在自己帐户名后加上「XXX Bot」以示身份,正相反,它们巴不得被使用者认作是真人。各种组织的官方推特通常都爱「官腔官调」,因此很容易创造出相应的假分身博特公众真假难辨,而因为社群媒体的传播特性,一旦Bot带起来节奏,它造成的影响也是难以挽回的。就在“Twitter参政涉政”的最高峰2016年美国大选中,真实的社会活动组织和程式假人Bot就混杂在一起,真实的使用者则沉浸在各种Clicktivism的传播中,谁也不知道原推到底是出自人还是Bot之手。直到现在,对各类社群媒体平台涉政的调查仍未结束。

随着假新闻假帐户的丑闻不断爆出,使用者在一次次上当受骗后也提高了自己辨识Bot的能力,例如一个帐户的推文内容都很相似,还都带有丰富的#主题标签以及表情符号,八成这个帐户就是Bot ......吗?不,正是因为Bot的出现,才让这些“官腔官调”背后的传声筒,变得真假莫辨,平台要解决的问题,也正是如何避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负责处理平台假讯息的研究人员曾统计出了一系列标准,试图教会演算法如何辨识机器人,其中包括内容,讯息扩散者和传播模式。但演算法面对一条推文,它在辨识的同时也在「吸收」,因此,恶意带演算法的节奏也可以实现,就像影分身会让敌人难辨其中的真人,当你的邮箱被大量类似的邮件塞满时,你很难能集中注意力从中辨认出垃圾邮件和有用邮件

Clicktivism也往往和“量”绑定在一起,例如投到多少票,转发多少次后就会有什么的回报和进展,而刷量正是Bot最擅长的,但分不清转发点赞支持的到底是真人还是Bot,这不仅会对政治活动产生影响,还会给政客们的政治风向评估带来误解。无论是两年前的美国大选,还是马上到来的2018年11月中期选举,如何辨识真假新闻和帐户,社群媒体们还没有给出满意的方案,而最好的办法还是老办法:靠你自己的判断力。

真实的讯息难以传达给需要接受它的真人,虚假的讯息被不实的Bot一次次扩散,真假的边界就这么被模糊了。亦真也假的社群媒体影响着半实半虚的政治“纽约客”经典的那幅漫画所述「谁知道萤幕背后是人还是狗?」在现如今却间接成了真。

  •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