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耐克等公司重金聘请科幻作家,继而开发未来需要产品

2018-12-15 16:12

导读: 21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科技产品原型不是诞生在苹果总部或者矽谷,而是起源于大约半个世纪前的《低俗小说杂志》月刊上。科幻不仅仅是幻想,更有可能成为现实。 1956年,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位警察局长在未来的遭遇。小

21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科技产品原型不是诞生在苹果总部或者矽谷,而是起源于大约半个世纪前的《低俗小说杂志》月刊上。科幻不仅仅是幻想,更有可能成为现实。

1956年,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位警察局长在未来的遭遇。小说预测了未来电脑的样子,人类可以和机器相连,可以基于萤幕进行视讯通信。狄克的这个小说激发了一代科学家和工程师对未来的思考。

 

50年后,为了将一部科幻小说改编成价值1亿美元的好莱坞电影,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派他的制片人亚历克斯·麦克道尔(Alex McDowell)来到麻省理工学院学考察。在麻省理工,亚历克斯遇到了一位尖端科学家约翰·安德科夫勒(John Underkoffler),这位科学家还是菲利普·狄克的粉丝。

 

当时,约翰·安德科夫勒正在尝试一种让人类戴着手套也能操作萤幕资料的实验。 2002年,这位科学家的实验原型出现在了《关键报告》电影里,之后,这部电影中出现的技术成为了《星舰奇航》全盛时期以来最重要的虚拟使用者介面之一。

 

巴斯·奥丁(Bas Ording)是第一代iPhone的首席UI设计师之一,他曾经告诉我,在设计iPhone的时候,受到了菲利普·狄克科幻小说《关键报告》关于手势的系统的启发。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科技从业者为科幻作家提供了写作素材。同时科幻作家关于未来各种天马行空的想像也给了科技从业者很多灵感,在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诞生了一些恒久的技术和产品。已故科幻作家托马斯·迪斯科(Thomas Disch)称其为「创造性可视化」。

 

并指出,二十世纪早期关于火箭飞船的设想是白日梦,但现在我们有NASA各种太空飞船,这个变化表明了「创造性可视化」的现实。包括现在的潜艇、手机、电子阅读器等,其实多多少少也都应验了科幻小说中的一些想像。

 

《关键报告》这本小说申请了100项专利,助力基于手势的运算概念迅速成为潮流。不仅是iPhone手机,还有所有触控萤幕平板电脑、Kinect(一种3D体感摄影机)、Wii(游戏机),以及任何想要把握未来潮流动态的企业都深受其影响。

 

在有剧本之前,史匹柏就围绕《星舰奇航》这部电影召开了为期两天的「创意峰会」,目的是建立一个逼真的未来世界。虚拟现实技术之父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和《全球目录》(Whole Earth Catalog)的创刊人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等名人都加入了这次讨论。

 

他们一起花了几天时间剖析文化趋势和技术轨迹,绘制了一份详细的路线图,描绘了一个以定向视讯广告、入侵式无人侦察机和灵活的自动驾驶汽车为标志的未来世界。他们讨论的这些东西在2002年可能很奇怪,但在2018年的现在就已几乎成为现实。

 

「科幻」和「科学」之间的差别正在慢慢缩小

 

《关键报告》这部电影,不是说它具体的故事情节或者参演明星如何,而是这部电影本身已经成为了一种令人向往的文化产物。在影片上映整整10年后「我希望我的客户每次对我说起《关键报告》时,我都能收取一定的费用」。

 

在电影上映整整10年之后,洛杉矶的一位商业艺术家评论说。在某些观察家看来,《关键报告》缩小了科幻小说和真实技术之间的差距,使得科幻小说和真实技术之间的联系更为密切。

 

自电影上映后的十年里,商界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科幻类型的潜在价值。 2017年,为财富500强中的440家公司提供咨询的专业服务公司普华永道发布了一份利用科幻小说探索商业创新的蓝图。同年,《哈佛商业评论》评论指出,「商业领袖需要阅读更多科幻小说以保持领先地位。」

 

2012年,时任Google首席执行长的艾立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我们已经看到科幻小说变成了现实。」「回想一下《星舰奇航》,或者我很喜欢的《银河系漫游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系列,当时作家畅想的一些技术,比如自动翻译、语音辨识和电子书,基本都一一实现了。」

 

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产品设计团队根据尼尔·史蒂文森(Neal Stephenson)的书《钻石时代》(the Diamond Age)设计了Kindle。

 

史蒂文森本人更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Magic Leap(AR公司)的最重要资产。 Lux Capital的执行合伙人乔希·沃尔夫(Josh Wolfe)正在向一些公司投入数百万美元,打造他口中的「科幻未来」企业。

 

他告诉《财富》杂志,「我正在寻找那些在科幻小说中出现过的技术、企业」。科幻指的是想像出来的东西,科学指的是科技事实,但科幻和科学之间的差距正在慢慢变小。

 

现在已经成立很多这样的公司,成员包括设计师、行销人员和顾问等。他们的目的是加快创意可视化过程。过去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现在就能大大缩短。

 

只要使用者付费,他们就能尽公司全力为客户描述一个可能的未来,还包括生活在未来的一些角色。这类公司的目标其实是做科幻小说一直在做的事情,即建立一个丰富的想像世界,并且描述那个世界存的的机会和潜在危机。

 

在最后,他们还会分析他们构建的那个未来是如何分崩离析的。

 

这类公司存在的价值主要就是描绘科幻原型、做未来预测以及构建世界。这些公司的目标通常都是一样的:帮助客户创造具有前瞻性的小说,通过生产创意以及知识产权获得利润,帮助使用者进步。

 

每一个从业者都相信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来满足使用者关于构建未来的需求。事实也证明,像福特、耐吉、英特尔和好时这样的大公司愿意为这一群体付费。

 

麦克道尔的「世界构想」实验室

 

「事实上,我们今天刚刚完成了一个将影响全世界的设想,」亚历克斯·麦克道尔(Alex McDowell )告诉我,随后瘫坐在办公椅上。他乱糟糟的灰棕头发耷拉在一副名牌眼镜上,并对我的等候表示抱歉。

 

麦克道尔运营着一家「世界构建」(worldbuilding)媒体实验室,公司位于洛杉矶市中心一个联合办公点,视野十分开阔。在《关键报告》发布之后,麦克道尔开始减少在演播室的工作时间,选择花更多地时间待在现在的办公地。

 

麦克道尔凭借《未来终结者》(Lawnmower Man)、《斗阵俱乐部》(Fight Club)、《巧克力冒险工厂》(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和《超级狐狸先生》(Fantastic Mr. Fox)等作品,成为了好莱坞最受欢迎的制片设计师之一。但到了2013年,麦克道尔却离开了好莱坞,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转向了世界构建上来。

 

麦克道尔画室的墙上贴满了白板,上面画满了图表、清单和笔记,就像好莱坞电影里讲述一个数学天才故事的画面一样,非常得不可思议。当时,麦克道尔正在为阿拉斯加大学(University of Alaska)做一个项目,画室上潦草的字迹内容涉及政府政策、生态崩溃和教育体系等等。

 

仔细观察,我们发现他们正在猜想阿拉斯加及阿拉斯加大学的未来发展趋势,并且他们坚信这个趋势会影响未来其他地方。麦克道尔说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服务于学生的教育系统,并对学生的未来产生积极影响。

 

他们也正在和学校机构进行合作,畅想阿拉斯加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目前,阿拉斯加州高中到大学的升学率暂时是全美最低的,所以麦克道尔所做的事情对阿拉斯加州意义重大。

 

在构建世界时,我们不是在预测趋势。我们正在寻找历史的弧线,从多种维度来判断能代表每个独特世界的未来。我们可以推断出眼前、近期以及远期的未来情况。

 

麦克道尔指着一面墙,墙上画满了五颜六色的图表,他称之为「世界构建曼陀罗」(Worldbuilding Mandala)。大脑、身体、自我和燃料的标签集中在中心,由它们扩展到治理、结构、文化和能源。

 

并代表了一种个人如何在既有的世界中找到定位的组织资料的方法。

 

「构建世界需要足够深入地了解这个世界,然后让故事、猜想毫不费力地从这个世界的结构中涌现出来,」麦克道尔说。 「这几乎就像在一个世界中截取了一块足够大的水平切片,然后铺开它,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平面中的任何一点垂直向下研究,查看更多的细节,了解更多的维度。 」

 

这是一部经过大量研究的、基于事实的推理性小说,它承诺已经考虑了所有存在的可能性。

 

这也是科幻小说由来已久的传统:数不清的工作室、课程和书籍,都是为了帮助教授、作家们构建合理的、叙事性强的引人入胜的虚拟世界。这是科幻小说(有时是有争议的)流派的标志。

 

从天马行空、超凡脱俗的《沙丘》系列科幻小说,到菲利普·狄克偏执狂式的反乌托邦类小说,这些思辨科幻小说让我们感受到了未来无限的可能性。面对这种可能性,我们也会作出行动。

 

麦克道尔在南加州大学推广他的以行动为导向的实践构想。同时,他负责那加州大学的「世界构想实验室」组织,这个组织是非营利性质的。

 

长年以来,麦克道尔和他的小伙伴一起,为耐吉、福特、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波音等公司提供服务,甚至还为一些濒临语言、文化消亡的土著部落构想了一个逼真的未来世界。

 

第一阶段的时候,每个月的花费大概是10万美元,第一阶段至少会持续3个月。理想状态下的第一阶段,是与数十位利益相关者一起,开展为期数天的深入交流峰会。

 

受邀者会被分为几个小组,对未来提出一系列的猜想以及担忧。接着,不同小组的人会互相进行讨论,相关领域的专家会接受采访,我们会组织收集相关资料,并将在定制的软件中记录这一切。基于这一些,我们才能构建出一个丰富多彩的未来世界。

 

麦克道尔说:「在构建世界时,我们不是在预测趋势。我们正在寻找历史的弧线,从多种维度来判断能代表每个独特世界的未来。我们可以推断出眼前、近期以及远期的未来情况。」

 

现在就有一些令人惊喜的案例:福特构想了一个「明日之城」。在这个城市里,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会主动为行人礼让。这个虚拟城市,曾在2018年消费电子展览上进行展示,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进行道路改造,让人们免受拥堵和交通事故的影响,这个虚拟城市的构想还在持续实验当中。

 

汽车产业本身也会受到这个「明日之城」构想的影响。福特汽车的CEO在消费电子展览上演讲说到「我们通过赋予一种自由,二限制了另一种自由」。

 

智能传感器、自动驾驶技术以及之后翻新的停车场,这些都有利于增加人们的活动空间,将城市还给人们。福特这样的设想对几十年来的汽车文化形成了巨大的冲击,业内人士评价说「设想很大胆,同时风险很高」。

 

毫不奇怪,这样的未来世界通常都很讨人喜欢。

 

对耐吉来说,因为麦克道尔的「世界构建」成果,出版了一本名叫《解锁2025:人类拥有无限运动潜力的世界》(unlock 2025: a World of Unlimited Human Athletic Potential)的书,同时还搭建了一个沉浸式体验网站,使用者能够体验一个运动员的不同感受,包括被不同气候变化、赞助商以及健康监测技术带来的困扰等。

 

比如,透过点击一个叫马特奥的角色,你就能看到巴西街头足球运动员的故事。不仅能感受马特奥汗流浃背的感觉,还能剖析他的动作、步态,分析他的身体健康情况。这一切都马特奥看起来像一个机器人,而不是一名球员。

 

毫不奇怪,这样的未来世界通常都很讨人喜欢。麦克道尔的工作是非盈利性,同时又充满意义的。例如,他和南加州大学的学生、社会学家和活动人士一起设想贫民窟的未来,坦率地说,非常完美和令人惊喜,以至于让我我毫不犹豫认为麦克道尔的工作为鼓舞人心的工作。

 

在麦克道尔看来,一个雄心勃勃充满抱负的企业,必须直面其在未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