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8这一年智慧手机,就是一场对刘海屏手机的围剿战争

2018-12-31 15:12

导读: 就在去年,市场上的一大批主流设备还在使用类似 iPhone X 的正脸外观,甚至还有人希望让用户「去爱上使用浏海的手机」。但现在,回顾2018一年里最具话题性几款手机,无一例外都是在「剪掉浏海」这件事上做足了功夫。 对现在的智慧手机来说,「浏海」是一块阴

就在去年,市场上的一大批主流设备还在使用类似 iPhone X 的正脸外观,甚至还有人希望让用户「去爱上使用浏海的手机」。但现在,回顾2018一年里最具话题性几款手机,无一例外都是在「剪掉浏海」这件事上做足了功夫。
对现在的智慧手机来说,「浏海」是一块阴影。这自然有字面上的意思,点亮萤幕后,大部分人都无法忽视顶部的那一个小黑块,你看,或者不看,反正它就在那里,从未隐去。可另一方面,它也开始被视为是一种缺陷,成为评判一家手机厂商到底是只懂得抄袭和模仿,还是有创新和突破精神的标志。

弹簧、磁铁和电机,组成了 2018 年手机业的最大惊喜

 

14 年前,Jony Ive曾将自己心中最完美的装置比喻成是「无边泳池」——正面除了一整块的萤幕外,你不会看到其它的多余的部分。

 

是的,哪怕是我们知道苹果迟早会解决掉这个浏海,但到达一个目的地的路线从来都不止一条。径直走过去很合理,爬两座山看看风景再过去也没毛病。

 

回顾智慧手机2018这一年,就是一场对「浏海」的围剿战争

 

所以,我们看到了OPPO Find X 和vivo NEX,两款借助升降结构,将镜头隐藏在中框的手机;还有之后的小米MIX3 和荣耀Magic 2,则是将机身拆分成前后两部分,靠磁性滑盖上下推动,也可以实现正面一整块萤幕的设计。

 

甚至还有直接取消前置镜头,将自拍需求转移到背面萤幕的vivo NEX 双萤幕版,试图吸引一部分追求个性化的用户。

 

回顾智慧手机2018这一年,就是一场对「浏海」的围剿战争

但这么做的结果,也意味着要打破智慧手机坚持多年的一体成型结构。我们缩减扬声器的大小,做全金属机身,抛弃可拆卸电池,都是为了能往手机内部塞下更大的电池,保证机身的简洁和可靠性。

 

但为了能隐藏掉浏海,是不是就值得往手机重新加入弹簧、磁铁和电机结构,是不是也值得去妥协厚度和重量,市场上已经给出了足够多的声音。

 

此外,不管是升降也好,滑盖和双萤幕也罢,它们在解锁或自拍等体验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也没有比我们已经养成的用户习惯做得更好。

 

所以,今年智慧手机的改革,某种程度上是「存疑」的。坦率地说,它们在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新的问题。想要消除用户的不解和疑惑,做手机的人们还得继续寻找,或等待更好的方案。

 

萤幕突破了方正的束缚,也让智慧手机迎来了又一次形态分化

 

手机业并没有硬性规定,那块用来显示各种消息的手机萤幕,必须是要方方正正的。至少在智慧手机还未成为主流的年代,手机的外观设计,也有过一段百花齐放的时间。

 

那是一个翻盖、滑盖和直板手机共存的年代,你甚至不会对一个可以旋转萤幕的手机感到惊讶。噢对了,就连可以旋转的萤幕,都可以扭成你想要的样子。

 

回顾智慧手机2018这一年,就是一场对「浏海」的围剿战争

 

但当贾伯斯手中的 iPhone 确立了多点触控萤幕的互动核心后,全世界的手机开始变得非常相似。将市面上的主流手机平铺摆一排,盖住 Logo 只看正脸的话,真的很难分辨出各家厂商的归属产品。

 

这种同质化的情况到了全萤幕时代更加严重,大家都不约而同拿掉了额头和下巴,把边框修得更窄一点,视线焦点中心就只剩下萤幕本身。

 

唯独拿不掉的就是那个浏海。所以,对 iPhone X 浏海的吐槽,曾一度被视为是堪比政治正确的事情。

 

但 iPhone X 也推动了某种新认知,就像是机械结构动摇了一体成型手机的设计原则那样,浏海,也改变了很多人对于手机萤幕的固有观念。

 

「如果萤幕可以做成不规则的,那形状也不是非得一个样子了。」

 

回顾智慧手机2018这一年,就是一场对「浏海」的围剿战争

 

也因如此,除了升降和滑盖这些为了追求萤幕完整性而诞生的类型,水滴萤幕、挖孔萤幕这样的异形萤幕也开始频繁出现在市场之中,它们也算是萤幕切割设计的延伸。

 

还有即将到来的折叠萤幕,三星已经将其视为是 2019 年智慧手机的新发展方向,从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翻盖手机的影子。

 

 

 

 

 

说服用户换机,如今连 iPhone 都遭遇了瓶颈

 

一个能够产生竞争的市场,是它具备活力的一面;而一门生意的形成,则在于它们找到了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可以让健康稳定的交易环节生生不息地做下去。

 

很多行业都有成熟的案例。比如游戏市场,开发商 Rockstar 愿意投入三四亿美金,动用上千人花 5-8 年时间开发一款《碧血狂杀 2》,是它们相信这个市场会有一批愿意为之买单的消费者。

 

最终,玩家玩到了自己想要的游戏,开发商赚到的应得的利润,又能继续投入到下一款游戏的开发中,这是一个再理想不过的往复循环。

 

可一旦整个市场、消费者和生产商都觉得,花钱做的东西不会有人买单,交易链条一断,市场自然也就面临崩溃。

 

回顾智慧手机2018这一年,就是一场对「浏海」的围剿战争

 

智慧手机市场也一样。这两年,我们都说智慧手机业碰到了瓶颈,出货量一直不见好转,主要也是因为买手机的用户变少了。或者说,是人们越来越找不到换掉自己手机的理由。就算是苹果 iPhone 也不例外。

 

为什么用户不愿意换手机了?这背后是个挺复杂的问题,有人觉得手机没坏没丢,重新换一台其实挺可惜的;也有人会觉得,只要看脸书、传LINE流畅就行。至于看不看得到浏海,是不是真全萤幕,这些反倒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所以,极端点考虑,如果消费者需求已经被基本满足,大家也都习惯了一个稳定的换机周期,手机厂商们费力做那么多创新,现在到底还有没有必要?

 

但或许手机厂商们根本没得选择,外界对智慧手机的诉求远比PC 或是其它电子产品要高,没人希望智慧手机的变化停下来,哪怕是它极力展现创新的模样还不符合所有人的期望,这个产品不会停止对新技术和新形态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