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ott机顶盒:下一个更大难题是爱奇艺,Netflix跨境威逼

2018-12-17 15:12

导读: 光是在台湾,影视侵权网站约有16个,而乘载各类内容的电视机上盒,耳熟能详的「安博盒子」、「千寻盒子」也都是盗版。 根据资策会服务创新研究所表示,若以全台2,642万名4G用户估算,使用盗版网站及 App 观看影音内容比例高达79.9%,一年产业将损失283亿元、

光是在台湾,影视侵权网站约有16个,而乘载各类内容的电视机上盒,耳熟能详的「安博盒子」、「千寻盒子」也都是盗版。

 

根据资策会服务创新研究所表示,若以全台2,642万名4G用户估算,使用盗版网站及 App 观看影音内容比例高达79.9%,一年产业将损失283亿元、不容小觑。

两年间,越来越多台湾本土OTT 业者浮出台面,面对盗版不断,以及Netflix、爱奇艺等实力强大的境外业者夹击,在去年11月「台湾线上影视产业协会」正式成立,由LiTV董事长钱大卫担任理事长携手13家影视平台「打群架」,第一步就是要打击盗版。

 

然而,在协会成立一年后,审视产业的进展,从钱大卫向政府提出「六大建议」白皮书可以发现,台湾OTT的难关已从「盗版」开始转向了「境外业者」。

 

 打击盗版之外,台湾OTT下一个更大难题是爱奇艺、Netflix跨境威逼

▲台湾线上影视产业协会理事长钱大卫透露,一年内陆续有频道、电信、音乐平台业者加入,如今协会成员已扩大至19家业者,甚至也有「个人成员」。

图片来源:唐子晴/摄影

「下架」逾20款盗版电视盒,接下来要做正版徽章

 

还是先谈谈,协会不断强调的「盗版」问题。

 

事实上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自2017年8月起,已开始从管辖范围内的「射频器材」下手,透过审验电视盒的「射频」,已经废除验证超过20款不符合规范的产品,而这些型号无法在市面上销售,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盗版电视盒。

 

虽然此举间接维护了著作权,而在钱大卫眼中这只是「第一步」,在白皮书中提出的第一项建议,仍与盗版有关。


▲NCC截至11月,已废除验证超过20款射频不合规范的电视盒。

图片来源:唐子晴/摄影

「很多消费者还是不知道,自己用的是盗版」,钱大卫表示。若搜寻「安博盒子」,可以发现目前不少电商平台上仍在贩售,除了建议政府持续修法取缔盗版外,面对消费者,钱大卫提出了「正版徽章」的构想,如同食品认证标章一样,经过「正版认证」便可获得,至于评判方式,则由「台湾线上影视产业协会」和「卫星电视公会」共同执行,在两者官网上,也会释出正版名单供大众查询。

 

而资策会数位服务创新研究所王鸿瑞副主任也表示,台湾影视产业面临着三大冲击——「境外内容竞争」、「跨国平台垄断」及「非法业者」。

 

但到了2018年,最大的矛盾似乎已经指向「境外业者」和「本土业者」的竞合关系。

 

Netflix、爱奇艺冲击市场,要求付费境外OTT平台落地

 

2016年爱奇艺、Netflix 相继登台,但台湾毕竟市场有限,钱大卫坦言给本土 OTT 产业带来很大的压力。根据资策会创新研究院统计,无论是电影还是戏剧,在台湾消费者心中前五大平台 YouTube、爱奇艺、Netflix 和 LINE TV,就占了前五名中的四席。

 

而白皮书的第二点诉求,便是「建立境外支付费OTT平台管理机制,」要求有付费行为的境外OTT 业者必须合法落地,如设立子公司、分公司以及本地客服,并且和其他产业的境外业者一样得课税;此外,用户资料也得落地在台湾,而非国外。

 

「假如平台要付费,就有金流的问题,如果有消费纠纷,希望在台湾就有人可以处理,不会找不到人。」钱大卫也进一步解释,为何此条建议针对「付费平台」而来。

 

这一点看似合乎情理,也不只一次被拿出来讨论,却还有相当漫长的过程要走,因为「基础」问题尚未解决。

 

第一点,在NCC 提出的「数位汇流五法」中,OTT 并不在规管范围内,处于「灰色地带」;第二点,在台湾若有陆资投资电影、电视都不被允许,在2016年爱奇艺进驻台湾前,曾三番两次申请在台设立公司却都被驳回,最后只能由「欧锑锑娱乐」代理上线。

 

 打击盗版之外,台湾OTT下一个更大难题是爱奇艺、Netflix跨境威逼

▲爱奇艺来台湾时,也卡在陆资背景无法落地。

图片来源:爱奇艺

但NCC 主委詹婷怡也指出,OTT 是一个「跨境」问题,会牵涉到国际贸易谈判里的跨境传输、资料落地等等,相当复杂,但仍会持续探讨,而NCC 另一大思考方向,则是如何在可能的范围内,让国际OTT 有一定的比例可以贡献给国内的内容产制。

 

「其实这不只是 OTT 的事,网路无国界很难归管,但还是得管,这应该是国家要思考的方向,」钱大卫说道。

 

文化部:组一支OTT国家队,政府当策略投资人

 

既然海外业者进来,无论是台湾 OTT 业者、还是内容制作商,也想设法走出去,寻求更大的市场。但看看台湾本土 OTT 平台现况,除了 CatchPlay 已经在印尼、新加坡和电信业者合作提供服务,其他「出海」的业者,几乎寥寥无几。

 

「如果台湾的内容放在国际平台上,一定不会在最瞩目的位置,他们的重点一定是自己国家的内容,」文化部次长李连权点出问题,即便「平台」没出海,但「内容」出海了,与美剧、韩剧、陆剧放在一起,能见度相对还是很低,他便提出一个构想:组一支台湾OTT 国家队。

 

 打击盗版之外,台湾OTT下一个更大难题是爱奇艺、Netflix跨境威逼

▲文化部次长李连权(右)表示由业者自发组一支推向海外的「OTT国家队」,而政府可当策略投资人。左为台湾线上影视产业协会理事长钱大卫。

图片来源:唐子晴/摄影

这是一支怎样的国家队?在他的蓝图中,现有的OTT 平台、内容商及电信业者,可以用「合资」的方式成立一间公司,平台商扮演「通路」的角色,而内容商拍「本土旗舰戏」打出国际,虽然并未透露电信商的角色,但目标是自成「OTT生态系」推向国际市场。

 

李连权也透露,政府愿意扮演「策略投资人」的角色,文化部目前手上握有100亿的资金可以协助,在「公司资本」及「内容产制」两方面进行融资,而但要符合市场机制,得由业者主动先发起,政府扮演辅助角色。

 

「台剧必须不断的在国际上被讨论,才是王道,」李连权说道。但这一切仍是「最理想状态」,毕竟技术和服务总是来的太快,无论是市场,还是法规,仍有诸多问题需要时间一一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