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直播网红偷逃税罚1.08亿!起底陌陌主播徐国豪是谁:月入千万

消息来源:baojiabao.com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7-06

07月06日更新

6月16日晚,据江西省抚州市税务局消息,网络主播徐国豪涉嫌偷逃税款,对其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08亿元。消息一出,不少网友惊呼,“不认识的网红也能赚这么多?”“徐国豪是谁?”据中新财经报道,网络主播徐国豪实为陌陌主播“徐泽”,目前在陌陌APP上搜索已经没有相关信息。


时代财经注意到,主播“徐泽”从2020年后就鲜少在陌陌平台现身直播。根据自媒体“今日网红”统计,“徐泽”作为陌陌的头部主播之一,在2019年11月单月收入达1157万元。月入千万的“徐泽”,在陌陌等平台秀场直播的高光时期出现,也随之走向没落,直到追缴罚款,才将他再次带回大众视野。


做主播月入千万,曾与罗大佑、林志炫同台合唱


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江西省抚州市税务局发现了徐国豪(主播“徐泽”)涉嫌偷逃税款的问题。


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徐国豪取得直播打赏收入,未依法办理纳税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1755.57万元,通过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等方式虚假申报偷逃个人所得税1914.19万元,少缴其他税费218.96万元。


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徐国豪被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08亿元。


2019年到2020年,也是徐国豪以“徐泽”之名活跃的高峰时期。在“今日网红”的采访中,徐国豪自述2013年毕业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舞蹈系,毕业后,他还在4S店短暂工作过,2016年才正式在陌陌上开始了直播生涯,第一个月就挣到了1万多块。


2019年3月,徐国豪认识了给他刷礼物的打赏“大哥”摩尔。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后者在两个月后的陌陌上海巡乐会上,给徐国豪送出了约5亿星光的直播间礼物,按照1元等于100星光计算,这场“打赏”大约价值500万元。


在2019年6月的MOMO现场巡乐会第二站上,徐国豪再次获得了4亿星光(约400万元)打赏,蝉联巡乐会冠军。拿下两场冠军后,他分别获得了和罗大佑、林志炫同台演唱的机会。


据“今日网红”统计,2019年8月19日-25日,徐国豪以372万元收入夺得陌陌及包括映客、花椒等在内的全平台收入冠军;2019年11月,其单月收入达1157万元,成为月度冠军。


随后,他多次发行个人专辑,参加综艺录制。网络流传直播间切片视频显示,徐国豪拥有超过130万粉丝,直播间同时在线观看人数常在1万人以上。天眼查App显示,徐国豪共关联1家公司,为江西泽木影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12月,徐国豪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


时代财经注意到,尽管担任公司法人,徐国豪与江西泽木影视并无股权关系,该公司大股东林庆星持股99%,为实际控制人,股东王娜娜持股1%。根据2021年的企业年报,该公司缴纳社保人数为0人。


在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指出,林庆星疑似为徐国豪的粉丝“大哥”摩尔。去年11月,林庆星涉嫌犯罪已被警方控制。其名下的江西抚州市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因从事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被有关部门要求关停。


“榜一大哥”不再,直播江湖寻找新出路


徐国豪是6月来第二个因偷逃税被追罚的网络主播。


6月9日,游戏主播“帝师”涉嫌偷逃税款被罚,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罚款共计1171.45万元。


当偷逃税的网络主播一个个浮出水面,他们在直播间收获的名气与金钱也相继回归起点。不少人这才发现,曾经被“榜一大哥”搅动风云的秀场直播江湖,已经风光不再。


徐国豪加入陌陌的2016年,被认为是直播行业元年。


这一年,国内接连出现了300多家网络直播平台,也被称作“千播大战”。淘宝、京东、蘑菇街、唯品会等电商平台推出直播功能,快手、斗鱼等直播平台开始布局直播电商业务。其中,以歌舞才艺展示为主要形式的秀场直播2016年内投融资数量达30件,融资总金额为26亿元,达到2013年以来的高峰。


数百家平台野蛮生长,观众在各大直播间的打赏榜单里为主播刷出价值数十万、上百万元的礼物以获取关注,直播间成为“榜一大哥”们PK财富的平台。为了吸引更多“榜一大哥”关注,穿着暴露、低俗露骨的表演也一度成为部分主播的流量密码。在今年的“3·15晚会”上,央视曝光了男运营人员代替女主播和粉丝互动索要礼物的骗局。


近年来,直播监管政策趋严。行业迅速洗牌,以王思聪的熊猫直播为代表的上百家直播平台相继退出大众视野,取而代之的是抖音、快手上的各色主播。


5月,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其中规定,网络平台应在本意见发布1个月内全部取消打赏榜单,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依据对网络主播排名、引流、推荐,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榜一大哥”之名从此消失在直播间。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虎牙、斗鱼两大平台直播收入对总营收的贡献率分别为89.7%和93.8%。花椒直播母公司花房集团公司在此前的招股书中披露,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前8个月,花房集团自直播服务产生的收入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2%、99.6%、99.6%及97.5%。

62abdc0e8e9f095804408912_1024

时代财经注意到,拥有陌陌和探探两大平台的挚文集团近年来直播收入占比有所下降。2017年,陌陌直播服务业务营收达到11.0亿美元,占公司营收的83.46%。到2021年Q4,直播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为58%,增值服务占比上升。


挚文集团CEO王力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2022年增值服务收入占比会持续增加,而直播占比会持续下降,估计在集团层面,今年底直播收入占比将从去年底的60%下降到50%左右。”


对于严重依赖打赏收入的直播平台来说,监管压力下日子并不好过,不得不开始寻找新出路。


以映客为例,在2019年全资收购社交产品“积目”之后,正式开始转型社交领域。2021年,映客社交业务和直播业务营收分别为57.4亿元和25.6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分别为62.6%和27.9%。6月15日,映客互娱集团宣布正式更名为映宇宙,向元宇宙进军,当日股价上涨近10%。


当明星主播消失在大众视野,“榜一大哥”不再,直播间的“神话”还能讲出哪些新花样?


2022-06-17 11:05:4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