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微型摄像头让窥视无所不在

发布于2018-01-10 17:59:02
发布于2018-01-10 17:59:02,资讯微型摄像头让窥视无所不在,最新消息报道,手机发烧友娱乐新闻

在撒哈拉,苏卡达象龟能活大约一个世纪。得益于现代技术,一个名叫弗兰基的苏卡达象龟有可能长生不老。

“每个月都会有大约1万名访客来看他,”密歇根州格罗斯波因特伍兹卢的宠物商店(Lou’s Pet Shop)店主唐尼·库克(Donnie Cook)说。弗兰基今年17岁,性格随和的他就住在卢的宠物商店里,平常他会在网上传播一个不间断拍摄地“龟眼看世界”的视频。“我们的访问者来自至少30个州,还有意大利和法国。”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人甚至给宠物店寄来50美元(约合300元人民币),确保弗兰基有足够的生菜。

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凭什么独享所有的乐趣呢?

弗兰基的出名正表明,普通人正越来越多地对几乎所有东西进行监控。微型化技术的进步以及便宜的数字存储让微型摄像头开始出现在住宅里、人身上以及自然中。一切东西都在被拍摄——从保姆到睡觉的婴儿,再到经常遭故意破坏的停车场和等待圣诞老人经过的壁炉。

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Dropcam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格雷格·杜菲。

YouTube因为一分钟上传约100个小时的视频而受到关注。而制造弗兰基龟壳上摄像头的Dropcam,一分钟会上传超过1000小时的视频,这是去年的5倍。另外每分钟还有1500小时或更长时间的视频没被记录下来,不过应该是在被现场直播。

尽管大众对于政府使用相机和互联网监控记录他们的日常行为越来越反感,但对人、宠物或杂工的日常监控却似乎没有得到很多反思。

“我们可以很轻易的说,大点的机构都会这么做,所以我们也应该这么做,但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全神贯注地专注于自己热爱的事情,是会出问题的,”罗彻斯特理工学院(Rochest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技术哲学副教授埃文·泽林格(Evan Selinger)说。“应该时刻监控承包商吗?在单个家庭里呢?有的时候,走出怨恨的关键在于能忘记一些事情。”

多年来,人们都在车库门口放置摄像头,或者是用摄像头记录海景。但近些年,将图像传到网上的摄像头显著地变小了,并且越来越便宜,也更容易安置——这些因素自然而然地推动消费者广泛使用这些设备。

研究公司帕克斯咨询(Parks Associate)称,过去一年,美国安装私人安保摄像头的住宅增加了近5百万个,达到1500万个。该公司的研究主管汤姆·克贝尔(Tom Kerber)说,预计今年将出现差不多的增幅。

人们找到了摄像头在安保之外的很多其他用途:“监控自己的宠物,监控保姆或自己的孩子,”克贝尔说。面部识别等新功能应该会让摄像头更受欢迎,他说。

在平安夜,Dropcam的使用率是平常的三倍;应该是用它来记录打开礼物的时刻。

Dropcam的高分辨率摄像头的售价分别为149美元和199美元,并且它们可以通过大多数计算机设备进行监控。Dropcam有众多的竞争对手,像瑞士的安讯士(Axis Communications)、美国的派尔高(Pelco)以及中国的一些制造商。GoPro生产一款很受欢迎的小型摄像头,通常在进行滑雪等运动时佩戴。但刚成立四年的Dropcam,是拥有线上视频存储功能,以及和竞争者一样,提供视频存储和编辑服务的最大生产商。

为Dropcam和GoPro提供视频芯片的Ambarella近日表示,它正和谷歌合作,开发实地工作者使用的摄像头,用来将他们的活动发回总部。

“任何和大众打交道的人都会戴上摄像头,”Ambarella负责市场营销和业务开发的副总裁克里斯·达伊(Chris Day)说。自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以来的15个月内,Ambarella的股价已上涨了470%,部分是由于对产品更高销量的预期。

像Dropcam这样的私人安保摄像头拍下的大多是没完没了的空房间和车道的图像,这些东西让Youtube上的生日聚会、电视花絮以及牙线使用指导视频看上去具有无可阻挡的魅力。

但单纯的私人视频内容的巨大数量意味着,有相当数量的有意义行为——从怪诞行为到犯罪行为——都被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存储下来,然后被编辑、播放。人们记录下当地正在发生的破坏公共财产的行为,车库里的浣熊,还有一个视频中,一只狗打开炉子,烧着了房子。

Dropcam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格雷格·杜菲(Greg Duffy)说,“这些疯狂的事情发生时,我们恰好都在场。”

但他说,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数十亿小时的视频对于公民赋权的意义。

“有两种情况 - 政府的摄像头无处不在,或者公众也可以有摄像头,这就分散了控制权,”27岁的达菲说。“在现在的世界里,你永远不必远离你所关心的事情。”Dropcam的第一个投资者米奇·考波尔(Mitch Kapor),也是网络公民自由团体电子前哨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联合创始人。

摄像头还会说话。Dropcam的营销副总裁伊丽莎白·哈姆雷(Elizabeth Hamren)通过智能手机,看着她的两个孩子和保姆在客厅玩耍,她看到了不喜欢的事情。“乔纳森,从火车桌上下来!”她对着手机说道。乔纳森下来后,哈姆雷解释道,她也能听到他们,只不过上班时通常会关静音。

好几年来,警察一直都在增加佩戴式摄像头以及放在巡逻车仪表板上的行车记录仪的数量,YouTube上因此出现了一类专门关于警察截停以及枪击案的视频。大众也通过自己拍摄的视频进行回应,至少是自从1991年罗德尼·金(Rodney King)被殴打一案发生以来。

摄像头成本的骤降以及使用的方便性让越来越多人开始使用摄像头。在俄国,放在仪表板上的摄像头成为记录警察违规行为的常见工具。去年,流星在车里雅宾斯克上空爆炸后,立刻有人将视频上传到网上,在全世界传播开来。

不过一些摄像头捕捉到了更私密的时刻。家住加利福尼亚州阿罗黑德湖的娱乐业营销员塞斯·卡明斯(Seth Cummings)正在给孩子们看他们为圣诞节而装扮的客厅的照片,这时他5岁的儿子说,今年应该能在监控视频中看到圣诞老人。

卡明斯说,圣诞老人在午夜时分被逮了个正着。

  • 赞助商广告